操吴哥兮

变成上班族了
随便写写
笑纳

说一个非常dirty无下限的np/abo/年下/伪乱伦黄腔

不管!就是好吃!

娘口三三:

和 @茶花饼 聊出来的脑洞。

注意标题,误入不负责。

开始说书:

说abo世界的一个大宅里,有老爷太太大少爷二少爷。

老爷太太当年没孩子,当地习俗收养一个儿子会招来菩萨送子,于是有了大少爷,然而有了二少爷。

大少爷是福星,模样俊俏,斯斯文文,月白衫子滚一圈细致斑斓的苏绣,葡萄眼菱片儿唇,眼泓秋水还清,腰身腴润温软。

哪怕不是亲生全府上下也恭恭敬敬,可惜福星不渡自己。

大少爷分化成了omega,可惜不是普通的omega。

所有a和o都渴望有生之年遇见和自己灵魂肉体无限契合的番,但是这种好运也不是谁都碰得到,你的番可能在大洋彼岸呢,百分之一的几率能遇见自己的番都很棒棒了,大部分人都是遇见契合心灵的爱情,就结合标记。

毕竟番那么难找。

但是大少爷偏偏生了病,不找到番,哪怕渡了床笫之欢,也不得被标记。于是大少爷就遭受着难以完全满足而无止无休的发情热。

每次到那几天,大少爷就乱了心性,没了理智的寻找,一身细致白肉赤殷靡靡,饥不择食交了无数露水姻缘。

当然也会碰到许多不知节制,或是因为不能标记气急败坏的欢友,于是大少爷的锦被下总藏着把防身的勃朗宁,枪口对着不知好歹不懂怜惜的寻欢人。

大少爷最后悔的事就是某一次醉酒撞上情热,把成年分化成a的二少爷也诱进了温柔乡。

大少爷不知道弟弟原本就是敬他爱他的,二少爷在咬着哥哥后颈却无法标记他的时候,落了滚烫的灼人的泪。

多可惜。

他不是他的命中注定。

后来二少爷由媒人做媒成了亲,成亲的姑娘也漂亮,举案齐眉,一生一世一双人。

大少爷说:

“以后生了儿子姑娘,记得分一个给哥哥养……”

二少爷红了眼眶,说,好。

可大少爷又悔了。

“算了,跟着我这样的人,不如你们小两口自己养。”

二少爷咬着牙,握着新娘子温软腕子,知道自己从此和哥哥楚河汉界,一道银河,再无可能。

……
……

光阴辗转十八九年来去匆匆。

二少爷添丁添口,家族兴旺,大少爷本该搬出去自立门户,可大少爷本是府上福泽,又无家无口很不安全,于是无论如何都没让他离开。

府邸扩建,二少爷给哥哥选了一处清幽的院子,薜萝掩映,碧草如丝,春日阳光明媚媚照耀下来,照着摇椅上月白袍的人。

岁月没有给他太多痕迹。

没被标记的omega身体会抽取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维持表面的光鲜亮丽,以吸引a的标记。

他依然美丽,但是岁月沉淀下从容的风华,让他的魅力越发深沉诱惑。引人入胜。

二少爷如今要叫老爷了。

老爷夫人生的小少爷都已经是青葱俊美的少年郎。

小少爷带着同学来家里做客,同学像个毛兔子上蹿下跳,很快迷了路。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分花拂柳,同学看到了桃花源一样的地方,日光熹微,有漂亮的omega歪在摇椅上安静的睡着,手上握着一卷线装古籍。

他气味太芬芳,桂麝兰馨。

同学不由得走近他,去碰他纤细浓密的睫羽。

“干什么呢你!”

这时候小少爷终于找到了迷路的同学,却不敢大声喊他,怕是惊扰了安然入梦的人,拽了同学袖子出了院子才敢大声讲话。

“你乱走什么啊。”

同学这才缓过神来:

“行啊你,金屋藏娇,你还没分化呢,就藏了个omega在家?你妈给你找的?”

小少爷一脸崩溃:

“你他妈的瞎说什么呢。”

“那是我大伯……”

“啊……他就是?”

关于他的传闻,同学也听过,小少爷出生差点让他爹强行送给这个大伯养活,被死命推辞了才作罢。

“这么年轻啊。”

“当然了。”

小少爷有点骄傲又有点腼腆害羞。

“大伯见人的时候不多,但是很喜欢我。”

“真是美人……”

同学回味着感叹:

“哎,等醒了给我引荐引荐,我才分化,搞不好我就是他命中注定的番呢?”

“去你大爷的吧,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同学想说,不是去我大爷,是想去你大爷那,但是一看小少爷真生了气,就不敢再提,灰溜溜跟着吃饭去了。

打破这十多年平静似水生活的是小少爷成年期的分化。

小少爷在某一个月明星稀的夜,不负众望的分化成了alpha,与此同时他感觉到了近在迟尺的荷尔蒙的强烈的召唤。

有无比契合的身体在不远处召唤他。

年轻的alpha,散着浓烈而侵略的荷尔蒙,一步一步,来到了天性呼唤他的地方。

他推开门,里面是烧的艳丽缬红,亵衣撩的凌乱,喉咙低低的喘息的o。

omega并没有料到突如其来的骚动,被欲望逼的连床头柜抑制的药都勾不到。

他抬头,湿润眸子看着门口带着要命香气的alpha,他的侄子。

他的侄子双眼杀的通红,用要将人剥皮拆骨的眼神看着他。

……

于是曾经的大少爷终于知道他为何当年放浪形骸也未能找到自己的番。

因为那时候……

他的番,还没有出生。

……




评论 ( 2 )
热度 ( 251 )

© 操吴哥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