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吴哥兮

变成上班族了
随便写写
笑纳

【黑邪】《追青》


《追青》

 

   元宵节吴邪在家里过完就没回过雨村,他觉得太冷了,跟杭州是比不了的。就跟黑瞎子说去店里住些日子。

   俩人上了二楼,发现一个春节没过来,住的条件还是挺掉价的,一合计,决定给二楼大扫除一回,至少趴在床上不用吸一鼻子灰。

不耽误着,说干就干。

  黑瞎子拉开衣柜最里面的抽屉,准备清理清理,放上俩人的内衣内裤,不然每次在店里住都要出去买,要不就面临着挂空挡,太尴尬了。

  他笑着跟吴邪说,吴邪也赞同他的想法,把床头柜擦完,走到他身边俩人一起对着衣柜指指点点。

“小三爷!你看这什么啊!”黑瞎子看着拉开的抽屉,歪头笑着问。

  吴邪凑过去看,里头搁着一沓子照片。像素看得出来不是很好,感觉像是二三十年前的感觉,照片上还留着清晰的雪花。

“哎呦,这我小时候的照片哎,怎跑这儿来了?!”

“这么大了还怀念小时候穿开裆裤时候的感觉?那我得看看了,这全身上下细皮白肉的,怎么长的。”

“坐床上一起看!估计是我妈来的时候给我放的吧。”

  往新铺的床上一趴,俩大男人捧着一摞吴邪小时候的老照片看的津津有味。

  照片上景色都很单一,不是在长沙老宅的小院儿里,就是在杭州西湖,不过他大多数照片是笑着的。在小学有一段时间,吴邪是个小胖子,可他长得白又可爱,丝毫不会被同学讨厌。

  吴邪指着小学玩的几个比较好的同学给黑瞎子介绍,还说起小学他们怎么淘气糊弄老师,黑瞎子笑的快背过气去。

“我真没想到哈哈哈小三爷你从小就是个人精啊哈哈哈。”

“你懂个屁!在学校天天被管着,只能玩儿玩儿老师。”

   这些小学的照片大同小异,小学的回忆被快速浏览过去。

   中间时不时还夹杂几张团子时候的吴邪。

“等等!这张,我见过。”黑瞎子捏着一张吴邪被捆在树干上的照片不撒手。

   吴邪也不算吃惊,双眼直视他。

“就有一年夏天吧,我去你家,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你应该是被你三叔绑在树上,但是那天儿,真的热啊,我这俩鸡巴蛋子都出汗,直打滑溜。”

“滚你大爷,赶紧说。”吴邪伸手拍他脑门,被他一下子接住握在手里。

“你被热的脸那叫一个红,张着小嘴儿叫我,让我给你松开。哎我哪儿能啊,你求我那样子啊,当时我出汗出的裤衩儿都快湿了。我就一伙计,管不上你吴家的事儿。”

“过了一会你不叫了,估计要热昏过去了,我进你们家里找到了照相机,你家那时候真有钱。在院子里对着你拍照了一张照片,没想到你三叔给洗出来了哈哈哈哈哈。”

   吴邪看着他,也不知道他说的真的假的,没少被他们这些人精骗。手上用力攥攥黑瞎子,转了下手腕把手指插进他的指缝。

“你那时候多大啊。我记得这个照片我也就七八岁?”

“我啊?应该20或者22,记不清了。你那时候九岁。”

  黑瞎子凑过去亲亲吴邪额头,不说话继续翻照片。

“你有照片么?”

“我?我要那种东西干嘛,该记住的我都放在这儿了。”他不抬头的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不太重要的放在这儿,”又看着吴邪点了点自己心口,“更重要的放这儿。”

 “行行行,不要就不要,你都记得住,最牛逼。”吴邪看了看表,“现在别收拾了,反正咱俩也没带两件衣服,下午出去逛逛再说。”

    黑瞎子从床上起来,顺手把吴邪拉起来,俩人洗了手拿了钱出去吃午饭。

    吃完饭俩人溜达着去商场买点儿衣服,以备不时之需。路上走到一家影楼前面,吴邪就停了脚,说什么也要拉着黑瞎子进去看看,黑瞎子笑着不动窝儿,“看他干嘛,小三爷想穿婚纱?”

“滚你妈的。”挨了骂也老老实实的跟着吴邪进了影楼。

“我告诉你,以前你没有照片无所谓,因为是你一个人在生活。现在不一样了,所以必须有,就当是咱俩的,恩…生活记录吧。”话说的一本正经不带开玩笑,嘴角确实是往上扬着。

“行,都听你的。”

“老板您好啊,我们拍照片,恩和这个戴墨镜的一起拍。钱不用担心,给我们最好的摄影师和设备,怎么拍你们就甭管了。地址给你,明天给我送过去。麻烦了。”

   黑瞎子等吴邪和老板交代完,他也在影楼看了一圈,拍了拍吴邪的后背,“走吧吴老板。”



-------------------

俩人的小浪漫吧。


    

 

 


评论 ( 3 )
热度 ( 57 )

© 操吴哥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