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吴哥兮

变成上班族了
随便写写
笑纳

【all邪】随意镜头

簇邪写的真好啊

屌屌茹:

00


叫随意镜头是因为真的很随意。


01


偶尔想起来,觉得张起灵可能不爱打伞,他毕生都在用最省力的方式过最必要的生活,雪或者雨都无法激起他躲避的兴趣。
一次下雨,吴邪拿两把伞,一把自己撑着,一把给张起灵,往雨中走。
走了两步,吴邪在伞底下回头看,发现张起灵跟在他后面,可是没打伞,伞在手里捏着,雨无所谓地从头上滑下来。
连帽衫湿了,几根头发粘在额头上。
雨不大,沉默的人在雨中晕成一个沉默的眉眼,福建雨村,云山茫茫,草木黯然,那眉眼似温顺又平静地瞧吴邪。
心忽然酸软,打着伞凑过去,两个人挤在一把伞中有些狼狈,张起灵没说什么。
衣服还在滴水,吴邪心里道,但他不会让他再淋雨。


02


那本菜谱,只有青椒炒肉丝的位置是被看过的,四本菜谱,有四种青椒炒肉丝的方法,吴邪都会。
关键是:青椒要切的又长又细;油要用两种油,色拉油和猪油;先炒肉丝再炒青椒;荤菜用猪油,素菜用色拉油。
一盘炒出来,吴邪穿着汗衫捏着筷子尝了一口,他想他这盘青椒炒肉丝,都能当压轴菜了。
两个人沉默地吃饭,吴邪眼睛瞥见黑瞎子把青椒炒肉丝吃的干干净净。
吃完坐在院子里喝茶,茶也喝的干干净净。
是无所事事的中年人,幽暗的亭子下面,难得的消磨一下午,相对无言,风平浪静,背后是各自的波涛诡谲。
有人懂没必要再说。


03


都说吴老板家里那位,长得比他帅,挣的比他多,女人缘比他好,往那里一站,两个中年男人,一对少女杀手。
大概是昼夜不分的工作,两个人聚少离多,但要是有时间,吴邪和朋友组个饭局,解雨臣也能来蹭几场。
饭局上,胖子左右逢源,带着大家觥筹交错,吴邪左手捏着烟,右手端着酒,大多数时候不说话,偶尔跟着胖子起哄,看见解雨臣一来,立刻把烟掐了。
解雨臣瞥一眼那烟头,说你抽啊,怎么不抽了?吴邪不和他顶嘴,解雨臣把西服领子解开,往后背上一靠,吴邪倒背酒给他,顺便整了整那人领子。
抽烟惯犯,没脸狡辩,只能和抓包的干杯,一边干杯一边笑,低声讲,今天辛苦了,辛苦了。


04


沙海里,吴邪点亮一柄烛火,黎簇看见飞蛾从远处扑过来,沙海里还有飞蛾,你说奇不奇怪?
吴邪说,不奇怪,哪里有火,哪里就有飞蛾,翻山越岭千辛万苦,那飞蛾也是要扑的,觉得自己找到了光,可也送了命。
说着他把烛火吹灭,空气陷入短暂的黑暗,飞蛾在瞬间失去光源,恍然无措地迷失了方向。
黑暗中吴邪看他一眼,他也看他一眼,话是说给他听,烛火是吹给他看。
黎簇又笑起来。
吴老板啊吴老板,瞎用比喻,乱吹烛火,堂堂少年,不是飞蛾。
你吹的灭烛火,吹不走我。


05


最近爬墙头玩耍,撸all邪表示复键。

评论
热度 ( 172 )

© 操吴哥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