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吴哥兮

变成上班族了
随便写写
笑纳

站军姿

大猫-天行者:

开会无聊中得产物,游戏戒断中,先码个脑洞出来。






张启山带着副官在练兵场训练新兵,恰巧齐八爷路过。


远远见着操场中央,戳着两棵绿白杨。


走进了一听张副官正讲到站姿如松,不动如山,


尤其不应为外事外力所动。


齐八爷嗤笑一声,相当不以为然。




过了几天,小九做局,约了佛爷,狗五和老八打牌。


老八手气背,输到最后一推牌,耍赖不打了。


佛爷见老八又开始耍赖,就讥讽了他几句。


老八于是要跟佛爷打赌。


老八转转眼珠子,说你不是不为外事所扰,不动如山么,


咱们就赌站军姿!


老张相貌堂堂,身材倍儿棒,笔杆溜直的站在堂上,真有些天神下凡得姿态,一时间看的老八有点儿心猿意马。


不过想到赌局得关键性,老八收拢心神,开始肚子里反坏水儿。




一开始,老八只是在老张面前挤眉弄眼想逗他笑。


佛爷只是半垂着眼帘,也不看他。


老八倒是发现佛爷的睫毛好长啊...


见没效果,老八就开始在佛爷身上,这里戳戳,那里捏捏找痒痒肉。


佛爷这才抬了眼看他,不过依旧眼神凉凉的。


恩,这个眼神很有威慑力,不怕不怕,老八在心里默念。


小九狗五乐于看戏,就捧了茶杯看老八围着佛爷起急。


“佛爷,您可说了,用什么办法都行。”“恩。”“那老八就得罪了!”


老八照着佛爷得膝盖窝就是一脚,吓得狗五茶杯都掉地上了,然而佛爷还是纹丝不动。


小九委实心疼了半天自己家得杯子,


而后对抱着脚丫子单腿蹦的老八投去愤怒得一瞥。


佛爷看着老八狼狈得样子,反而嘴角扯出半抹笑意。


这在老八眼里看的尤为讽刺,于是不服输得劲头上来了,清清嗓子要开唱。


一开始只是一些简单得唱,搭配些身段。


佛爷听着觉得还行,但也没放松警惕,身体已经站的板挺。


渐渐得,老八开始唱些淫词艳曲,顺带着围着佛爷溜溜得转起磨磨。


这时候老张不动声色得挑了挑眉毛。


只一个动作,小九背上冒了一层白毛汗,扭头一看,狗五还在那里帮忙打着拍子。


多年得养狗经验,也没让你得野生动物直觉觉醒么!这是要出事儿啊!


老八也开始忘乎所以了,脑子一热,就开始围着佛爷跳前些日子去俱乐部看的大腿儿舞!


把自己的长袍当裙摆一样,舞得上下纷飞。


果然佛爷的眼睛是越来约亮,都亮的要冒绿光了。


小九一看,妈呀!再不跑可就有生命危险了,可这是他自己家,他往哪儿跑去?


往边上一瞅,狗五已经笑的差不多要趴到桌子低下去了。于是赶紧扯了狗五,“佛爷我想起狗儿找我还有事儿,我先同他回他家里,您跟八爷赌出高低了再找我们就行,您请自便啊!”“你扯我干嘛,我还没看...呜呜”然后狗五就被小九捂着嘴强行拖走了。




老八跳的浑然忘我,完全没注意到观众离席。


转着圈得就到佛爷怀里去了,佛爷一把接住他。


老八乐了,说佛爷您可输给我了!


佛爷也不恼,扣着老八的一双手就往身下带。


八爷您可是冤枉我,不妨亲自验验货,看看老子站的到底他妈得有多直!


然后把老八往肩上一扛,进了客房。




自此之后,老八再也不敢质疑老张对新兵的训话,以及张大佛爷的军姿到底标准不标准了。



评论
热度 ( 122 )

© 操吴哥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