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吴哥兮

变成上班族了
随便写写
笑纳

【黑邪】《昏》【黑瞎子生日贺文】

《昏》


北京冬天午后的阳光就像黄昏,不刮风的话晒着太阳喝着热茶好不惬意。

中午吃了饭没多久,黑瞎子邀请吴邪一起去小院儿里晒太阳,吴邪摆摆手回绝了他,说自己还有事儿要处理,黑瞎子只好自己推着摇椅坐躺在阳光充足的小院儿里。

阳光有些刺眼。

挂着枯藤的葡萄架子被吴邪扫得干干净净,挡住阳光的黑色斑影打在他身上,有一条正好覆在墨镜上,他看着葡萄架子笑笑,想着等今年夏天葡萄结了果,在边上种一排西瓜。

“小三爷!你说今年夏天咱在院儿里种一排西瓜怎么样啊?!”黑瞎子手里捂着茶杯,冲屋里的吴邪喊。

“种它干嘛?!没人看没人管的!别再和葡萄一样成了没妈的孩子!”从屋里传来的声音有点儿发闷,要他竖起耳朵安静的听。

黑瞎子没再出声,下午三四点的太阳是最暖和的,晒的他有点儿昏昏欲睡。

吴邪伸着脖子透过玻璃门看了一会儿他的背影,又低头写起什么来。太安静了,黑瞎子在外面能听到风略过耳边的声音,吴邪笔尖的刷刷声并没有让他觉得心烦,相反,如果少了这些,又会觉得这个世界安静的可怕。

快过春节了,吴邪和胖子之前出去采购过,什么干果柿饼蜜饯艾窝窝一应俱全。一下午黑瞎子什么也没干,嘴可没闲着,连带着茶水都喝了两壶,等吴邪出来叫他回屋的时候,他都快饱了。

“真服了你了,不知道还以为你要走到黄昏尽头了呢。”吴邪看他瘫在沙发上摸着肚子,忍不住想笑又挤兑。

“我可是闲人一个啊..不像小三爷,整个儿一大忙人。”

吴邪懒得跟他唠唠叨叨,在一起过日子久了,就觉得这些话说着太没意思。

不过黑瞎子却一愣,平日里吴邪都会和他互相呛半天。

“这还真是要过年了啊…”

晚上俩人吃了饭洗了澡,一转眼也十点多了,吴邪和黑瞎子靠在沙发上感叹时间过的快,抬着胳膊肘顶顶黑瞎子,歪头和他说话,他能感觉到黑瞎子的视线,吴邪耸耸肩膀不以为意。

“我过来都四天了,二十八我必须回去了,恩…后天吧,早上我就回雨村,不然留小哥一个人我不太放心,而且村里好多事儿还没弄呢。”

“哈哈哈你这个村委会主任真没白当。”

“我真懒得理你,你看电视吧,我先回屋睡了。”

“去吧,这刚几点你就困了?别背着我抽烟啊。”

“你管我呢!”

吴邪下意识看了看表,11点,去他妈的刚几点。推开卧室门进去,把压在账本底下的纸拿出来,偷偷塞进黑瞎子的枕套里。他钻进被窝,看着那个枕头,小声说了句祝你好梦,打个哈欠抵不住睡意。

十一点半左右,黑瞎子自己在客厅坐着也没意思,再说下午坐多了,屁股快麻了。站起来关了电视,检查了门窗,推门进了卧室,看见吴邪已经蒙着被子流哈喇子了。笑着走过去,眼神也没离开过他闭着的眼,抓着被角掖了掖,蹭蹭额头,自己也爬上床钻进被窝。

“卡啦。”

黑瞎子脑袋枕在枕头上的一瞬间,压倒纸张的声音清楚地钻到他耳朵里,赶紧欠起身子查看,摸了摸枕头,发现里面有东西,手指伸进枕套里把东西勾出来,发现是一张折成四份的白纸。

他扭开手边的台灯,靠在床头上打开,明显的白纸黑字,在暖色的台灯下,却没有那么刺眼。

 

 

【瞎子:

其实我在雨村的时候特别不放心你。你和胖子小哥不一样,至少对于我来说,你是你。一起搭伙过日子这么久了,谁都没变,变的是我。

一开始我见到你吧,只觉得你奇怪,后来和你接触的多了,发现你是真的奇怪。眼睛不好却还带个墨镜,大男人只喜欢吃青椒炒肉。现在我慢慢知道了,这就是你啊。小哥说你是老妖怪,无所谓,我尽我所能,能陪你多久就陪你多久,至少你我都没有遗憾。

就是认识你的有点儿晚,让我体验光怪陆离的生活往后推迟了这么多年。

现在你的眼睛越来越不理想,可你总是不听我的,我让你去德国治疗,你真是太混蛋了,王八蛋,整天就知道跟我扯皮。关于眼睛的事儿,你就听过我一次,就是那次我让你吃鱼眼睛。

我今年过了生日就要40了,可爷我天生丽质看起来像30出头,跟你站一块儿颜值还能甩你十条街。所以,我决定要变成星星,夜空中最亮的那颗。

害怕你眼睛真的一片黑暗,到时候你肯定会说没事儿,爷还有耳朵。除非晚上你坐在小院儿的葡萄架底下看星星的时候是用耳朵看的。

我做的菜不是很好吃,洗的衣服也不是很干净,没什么耐心,学武术也特别笨,你总说我浑身上下就睫毛长一个优点,你别以为你十全十美,在我眼里你就是个,是个…】

 

 

黑瞎子看到这儿脸上的笑容慢慢变深,他说不出现在是什么滋味,感觉整个身子像是突然用力撞在一堵泡沫墙上,不疼,心脏却突突鼓胀。

他盯着下一行的黑色墨点抿了抿嘴唇,能想到吴邪当时的样子,估计是仰着脸在看什么,可能在心里骂自己。嘴角不可控制的扬起来,手指伸进墨镜里想揉揉酸痒的眼睛,可举在半空看着吴邪的字却下不去手。

 

 

【前几年的日子总是忙忙叨叨,实在是有点儿顾及不上你。今天你生日,估计你看完这张纸,时间也差不多了。我睡在你身边都没抢在第一和你说生日快乐,那索性我就做最后一个,让你知道在这重要的一整天里,是哪位爷一直陪在你身边。

生日快乐。祝你好梦。】

 

 

黑瞎子按亮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显示着23:59分,从新把纸折起来放在自己枕头底下,关了灯转身躺下,伸手把吴邪搂进怀里,嘴唇干燥的蹭蹭额头,亲亲鼻子摸摸耳朵。吴邪裹在被子里嘟囔几声,动动身子往黑瞎子身边挤过去。

“吴邪,你真让我没办法,从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吧,呆了吧唧,到一起去沙漠,每次都是我妥协了。”话说到一半儿,凑过去咬一口吴邪的嘴唇,看着他笑笑,“你说我该怎么办啊,你早就是我的太阳了啊。”

摸到吴邪的手,抓在手心里,轻轻摩挲这几根不柔软还带着茧子的手指,生怕把他弄醒,“我太舍不得你了。”

又把吴邪往怀里紧了紧才心满意足的闭眼睡觉,那张纸也永远放在了枕套里,黑瞎子想可能就是美梦吧,成真的美梦。

 


-----------------

情书真的太难写啦!

毫无逻辑可言!

但是!

你们应该都明白的,好多话都想说,可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妈呀..苦了老吴了,写了一下午!

   

 

 


评论 ( 17 )
热度 ( 49 )

© 操吴哥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