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吴哥兮

变成上班族了
随便写写
笑纳

【元旦贺文】《one day》

日常干什么都甜系列

辞灵:


1.赶在元旦末班车的贺文第二弹233333333


2.架空,老夫老妻设定。


3.两人有个领养的孩子。


4.梗源于今天出门基友说想看喜欢的cp带娃。


5.新年快乐大家❤❤❤


————————————————————————————————————


今天是元旦节,同样也是吴邪跟黑瞎子在一块五年的纪念日。


又是一年伊始,俗话说得好,新年就得有新气象,这不,吴邪起了个大早,脖子上围着一圈湿漉漉的毛巾醒神,正动手给房间里那俩活宝做一份难得的爱心早餐。


其实要掰扯清楚,黑瞎子也是会做饭的。当年他追求吴邪的时候,一顿三餐按时送便当,盒子里头都是亲自下厨捣鼓的青椒炒饭。


只不过,再好的人间美味吃久了也如同嚼蜡,何况他这人放盐给油也没个轻重,后来有回他下班迟了,齐小齐敲着碗眼巴巴趴在桌上盼了十来分钟,等到的却是一碗浸在油里的米饭,险些没在他面前活生生哭断了气,说老爹要虐待儿童。


蛋黄在他这一走神间被不小心被锅铲戳破了,吴邪想了想,就把这个盛起来放到了黑瞎子经常用的蓝色小鱼花纹的盘子里,跟着再用心打下另一个蛋。


齐小齐嘴比较挑,原来他成天都喊着早上要吃灌汤包,还非得小区对面那家不可。黑瞎子吴邪一致表示都懒得走那么远,除非特殊情况正好路过否则别期待看见这玩意有天会出现在餐桌上。


毕竟是新年,昨晚他俩边看跨年晚会边闹腾,累得够呛,吴邪因为在铺子忙了一天撑不住早早睡了,晾好肉粥现下坐着无聊,想着给孩子满足一个愿望有何不可。


他上楼的时候,顺带从信箱里抽出今天的报纸,家门口的空牛奶罐也被换成了新的。


进门齐小齐和黑瞎子已经醒了,一高一矮挤在狭小的卫生间里满嘴都是牙膏泡。后者看见吴邪张开双臂,这是他们养成很久每天早上都要抱一抱的习惯。


吴邪无可奈何,东西都来不及放下就被人揽进怀里,他比黑瞎子差了四厘米,鬓角处蹭到好一抹白色。


齐小齐显然更觉得灌汤包比自己的父亲有吸引力,草草擦完脸接过袋子就溜去了客厅。


“你该刮胡子了,挺刺人的。”黑瞎子提醒道。


吴邪说,你待会帮我剃了,咱家那电动的坏了,我自己怕弄不干净。


今天杭州天气不错,外头的阳光正好,拉开窗帘即便只能看见前一排的楼房也不影响心情。齐小齐解决完温饱就惦记起要去游乐园,黑瞎子很早就答应了的,为此还提前订了票。


吴邪这边正仰躺在沙发上闭眼享受黑瞎子的手动服务,大手一挥让齐小齐先去写会儿作业。


小孩委屈了,我明明昨晚就给你检查过了咋还不认账呢。


黑瞎子也赶他,去给老爹老爸找件好看的衣服出来。


齐小齐嘟囔一声,迫于淫威不得不照做。


吴邪只听见沙沙的声音,只觉得刀片走过的地方有丝丝不习惯的清凉,迷迷糊糊间黑瞎子忽然拍拍他的脸,意示他睁开眼睛。


“干嘛?”


“给你一个放大看我美颜的机会。”


“神经病啊。”


可之后吴邪就没闭过眼睛。


齐小齐费劲力气从衣柜里找来俩他喜欢款的套头衫,展开给两人看,吴邪便笑,哟嚯,小豆丁还挺有眼光。


这两件衣服是很早以前两人在古镇旅游时捣鼓的情侣服,吴邪骨架不大,小一码的上面印着墨镜,黑瞎子印得黑框眼镜。


日常生活不太方便而做了矫正手术的吴邪早有所图般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副眼镜戴上,套好衣服捡好手机钥匙钱包,左手黑瞎子右手齐小齐,一家三口就准备出门过节了。


因为过节的原因游乐园的人流量很大,齐小齐才四岁,没盯紧太容易淹没在人群当中,黑瞎子把他抱起来让他骑在自个脖子上,吴邪先去买水看项目,回来两个人相互换班。


镜子屋走了好半天都不怎么认路,黑瞎子这人方向感特差,来时的路他可能知道一段怎么回去,要他在这个完全分不清方向的地方成功出去无疑是天方夜谭。


孩子确实有点拖累,嗷嗷玩了两会儿劲就耗没了,鬼屋海盗船过山车完全就不可能带上去的,三人只能逛完花展一块坐进大茶杯里,慢吞吞转着休息。


四点左右齐小齐啃了口棉花糖实在撑不住,倒在黑瞎子怀里睡熟了,吴邪问休息事的工作人员借来毯子,碰巧撞见吉祥物在发放气球,也领了个。


帮儿子掖好被角,把气球绳子塞进黑瞎子手心,吴邪盘算着过半个小时后是该去沃尔玛买食材回家还是直接留在旁边海底捞解决温饱。


黑瞎子见他不作声脸上也没什么表情,以为他也累了,侧过头偷偷在脸上亲了口。


“你要不也靠着我休息会儿,我看着表,你说什么走我到点再喊你。”


吴邪闭上眼睛,此时此刻说什么都是多余的,黑瞎子说什么,他照做就是了,都五年朝夕相处下来,还要面子的真是个奇葩。


周边的饭店餐馆几乎都没了位子,两人确实低估了节假日的热闹程度,也没来得及坐一次摩天轮,开着车赶在下班高峰前回到自个小区。


这边上有条步行街夜市,沿途一路都是小吃摊,齐小齐特不满爹们大鱼大肉自个只有一碗汤糊糊的区别待遇,刚拍两下桌子就给吴邪诓买新衣服磨消停了。


黑瞎子要了两罐啤酒,就着点花生米嚼的津津有味,边和吴邪唠嗑等齐小齐中班的时候要不要帮报个特长班,学个画画或者书法什么的。


吴邪皱着眉说你得看孩子愿不愿意,兴趣逼不来的。


黑瞎子看着齐小齐鼓鼓的腮帮子,笑了。


说话要算数,酒足饭饱吴邪抱不动娃儿只能让他自个走路,见到喜欢的小东西考虑下实际情况,有用处的话就尽量给他满足要求。


黑瞎子飘在耳朵边上说你看你,比我还溺爱,男孩子可是要穷养。


吴邪翻了个白眼,我供的起干嘛要亏待人。


最后齐小齐瞧中了个小黄鸡帽子,吴邪见着可爱,问店员有没有成人版的,三人当场戴上,走在外头回头率可高了。


慢慢散步走到家旁边,楼下便利店门口摆了个小摊卖烟花,黑瞎子要了两盒仙女棒,带到一个背着路灯的暗处,伸手就问吴邪拿打火机。


“别装了,我知道你还躲着在抽烟。”


吴邪尴尬挠挠头,只好帮忙点燃,金色的火花噗呲噗呲在黑暗中闪烁。黑瞎子蹲下身抱着齐小齐,抽出新的塞在孩子手里,两根头对头一会儿就亮了。


从吴邪那个角度看,黑瞎子的表情十分的柔和,脸上镀着一层暖暖的光,和怀里那小家伙,是他完完整整的下辈子。


回到家已经是十一点多了,洗漱完强迫齐小齐泡完脚再睡觉,吴邪眼睛里都起了明显的血丝,眯了半会接着给孩子整好床铺。


提前开了电热毯不至于太冷,上床脑袋挨到枕头就是一阵困意袭来。卫生间传来洗脸池放水的声音,接着黑瞎子关了灯,掀开被子浑身带着凉意钻了进来,贴在吴邪背后,两个人都打了个哆嗦。


黑瞎子抱着吴邪:“昨晚你睡得太早了。”


“嗯?”


“马上零点,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黑瞎子闷闷的笑了声,“元旦快乐吴邪,新的一年咱要接着互相照顾,嗯不能忘了抓紧齐小齐的教育,好好过完以后的日子,不吵架不闹别扭……我爱你。”


“元旦快乐。”吴邪呵欠连天,转过身来正对着黑瞎子,用完最后一丝精力,相互交换了个吻,缠绵悱恻。


“晚安。”


“晚安。”





——end










评论
热度 ( 31 )
  1. 操吴哥兮辞灵 转载了此文字
    日常干什么都甜系列

© 操吴哥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