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吴哥兮

变成上班族了
随便写写
笑纳

《静观》【盗墓笔记无cp向】

这篇文磕磕绊绊因为众多原因拖了两个月,现在终于发上来了。

《静观》这篇可以说是我第一个没有cp向的原著风,不知道怎么打tag...

虽然我觉得还没那么原著...不过改来改去尽力了。

望大家喜欢。

作为过了200粉的礼物送给我的粉丝。

1.1凌晨也会发贺文。


----------------------------------------

《静观》


    从沙漠回来之后我没回杭州,而是听了黑瞎子的妖言跟着他回北京,中途我给胖子打电话的时候还聊起这个事儿,胖子说黑瞎子这人太深,我知道他的意思,可我还是在北京住下了。

   

   主要是他说要教我武术,我不太明白,但又跃跃欲试,人老了却对什么都东西都充满好奇,这一点我承认是我从小到老都变不了的东西。

  

他跟我说,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我去你妈的谁是流氓。还说把我教会了就把梨簇和苏万找过来,美名其曰是要把这门功夫传承下去。

      

   我懒得跟他较劲。

   

  不过梨簇这孩子跟我挺像的,但我又不能做得和他一样幼稚,只能端着架子,还好他不认识以前的我。


 现在跟着黑瞎子蹭吃蹭喝蹭住的,日子过得还真挺滋润,除了他每天乐此不疲的损我,给我起外号以外。我拿他也没办法,谁让我现在是“寄人篱下”呢。

   

   住在北京的四合院里,每天定时参观前院儿的大爷们下象棋,参与后院儿的大妈们对于街道治安管理的讨论,晚上还要被黑瞎子逼着做苦工。

    

    这样的日子过得太舒心,以至于这段时间我快忘了我的工作,我的任务以及我的使命。


    那扇门后面还有个人,需要我们把他牢记在心。

  

   我跟黑瞎子说什么时候把小花和胖子叫过来聚一聚,其实胖子隔三差五就过来找我们吃饭喝酒看电影的,说是带着我这个乡下来的小年轻见见世面。

  

   有一次吃完饭我们三个去遛弯,不知不觉就走了老远,胖子惊呼一声说到后海了!然后推搡着我进了一家酒吧,我们三个坐了一会儿,就玩起桌上的骰子,很简单,谁的点数小谁罚酒,三次为一局。我耸耸肩膀,想着也是好久没喝酒了,索性就放松放松。

  

   两局过去了,我喝了五次。

        

   那天真是莫名的高兴,喝完那五杯抬头看着胖子都花了。胖子说你稳住,我送你首歌!我真不相信他会唱歌,他和吧台的服务生打声招呼就上去了,看样子可能是熟人。他一张口我又吓着了。崔健的《一块红布》,我的天,不敢回忆。

    

   胖子下来之后吹嘘半天,我不想理他,正跟他过招呢,旁边的我师父,哦也就是黑瞎子也站起身朝着立麦走过去,我操…我小声骂出来了,什么情况。

   

   黑瞎子的唱功也是真厉害,我当时就想,这个人还有什么是他不会的。他唱了一首许巍的《那一年》,说是送给自己眼中的徒弟,我知道他说的是我,我低着头没看他,盯着自己空荡荡的酒杯发呆,过一会儿便仰头把他杯子里的喝光了。

 

    一首完毕,他又唱了一首《see you again》,低沉的嗓音让酒吧里所有人都把目光聚集在他身上,他又说,这是送给另外一位缺席的兄弟,希望不久之后能再见一面,嗨,不管以什么方式吧。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天真你看,所有人都是向着你的。

   

   后来回了住处黑瞎子才告诉我,那个酒吧是开放性的,想唱歌的客人只要和吧台打个招呼,都可以上去唱歌。

   

    我点了点头,脱了衣服钻进了被窝,手搭在肚子上想以前,可却发现脑子没力气转了。啊…肚子上怎么多了这么多肉…

   

    从那天开始我就拉着黑瞎子和胖子一起跑步了。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操吴哥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