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吴哥兮

变成上班族了
随便写写
笑纳

【副八】欲 第三章

干嘛虐!

小冰ice:

赶在12点前终于码完了。。。


没把车虐到位,哎,太赶了可惜


明天再修一遍....自己都看不下去了_(´ཀ`」 ∠)_


第一章看这里


第二章看这里


番外一








齐八这一觉直睡到日上三竿,摊手摊脚的伸了个懒腰,只觉无比舒畅,身子爽利的很,没了一点臊热的痕迹。


再想想自己在这张床上要死要活自怨自艾了好几天,结果人张日山半夜跟他。。跟他。。那个之后,明明后来自己还晕了过去的,现在醒了倒是没由来的清爽。


张日山。


这三个字就像是有魔力似的,不过是在舌尖喉内轻轻滚了一遭,便让人扯着心带出了血。


齐八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在意起这么一个人的,只知道当某一天那三个字脱口而出时,自己满心满眼里就都是他只有他了。


天生的一双桃夭夭狐狸眼,或勾人或凌厉,可惜却从来不是对着他。


他揣着情盘着心,终于让张日山的那一声声八爷带了温度,终于让张日山在他面前卸了防心,像个孩子一般。


他沉溺在撩人的桃花眼里不愿出来,似深情似蜜意,满心以为自己能等到那人亲口的承诺。却没想到,等来的却是那人一声声的佛爷。


佛爷说什么都是对的,佛爷说什么就是什么,佛爷说,佛爷说,佛爷说。。。


齐八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张日山的时候,那时候他还不是张启山的副官,只能站在张启山身后,混在一堆亲兵里。不过十几岁模样的娃娃,倒是生的眉清目秀漂亮得很,可惜到底没到岁数,干瘪瘪的连衣服都撑不起,穿着明显大一号的军装委实有点可笑,人却站得笔直,好像还有点紧张,薄唇抿的紧紧的,一双眼牢牢地盯着张启山,眉眼间流露的神情都叫崇拜。


滑稽却认真。


只一眼,齐八就记住了他。


看着他一步一步努力,从张启山的身后站到了身侧,成了现在的副官。


看着他倔强而自傲,从当年那个连衣服都架不起的瘦瘪少年,长成了如今唇红齿白挑着狭长狐狸眼的玉面郎君。


然而,不管以前还是现在,张日山的年岁都跟他齐八没有关系,有关系的都刻着张启山的名。


毕竟张日山为了佛爷,心里装的满满都是家国天下,只要能跟着张启山戎马倥偬,征战沙场,哪怕马革裹尸青山埋骨,也不过只需要张启山一句话。


其实,张日山会对他好也不过是因为佛爷一句话吧。


多可笑,他还当了真。


 


齐八把自己收拾好,推门出去,算来他已经好几天没出过折扇门了,不过几天恍惚间却像是过了几年。


准备离开时却碰到正好回府的张启山。


刚下车,张日山给他开了门安静的站在旁边。


“老八,你这是。。。好了?”


张启山脱了手套带了点不可置信,很明显的打量着齐八。


张日山站在阴影下,帽檐压得低,看不清表情,仿佛置身事外。


齐八拢了拢心思,对着张启山抱拳嬉笑:


“这次啊多亏佛爷相助,你瞧我现在,精神着呢,一点事儿都没有。就是好几天没回去了,这里里外外总归有事,我怕小满一个人搞掂不来。”


张启山笑了一下,也不接他话,走过去拍拍肩:


“那我也不拦你,回头让莫测再给你看看是不是真没事了。”


回头瞄了一眼找到张日山:


“副官,送八爷回去。”


“不用不用佛爷,我这都好几天没活动过了,你就让我自己走走吧。”


齐八一听就连连摆手,张日山刚往前踏出一步当即就顿在原地。


张启山也不跟他客气,你要腿儿那就腿儿吧,齐八也乐得一个人,寒暄了两句便就走了。


 


“老八这是上次从墓里带出来的毛病?”


张日山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张启山是问他的,赶紧往前一步颔首道:


“是。”


“这毛病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张日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有关?除了能给八爷当回药,这事儿跟他还能有什么关系,没关系?可又只有他能解了这毛病。


踌躇了片刻,可能是因为私心,也可能是因为问的人是张启山,张日山张了张口,回道:


“。。。是。”


张启山脚下没停,往宅邸内的办公室走去。


“老八这次病好了也是因为你吧。”


不是问句,张日山心头一惊。虽然齐八房间偏,但毕竟还是在张府,他不清楚佛爷到底知不知道,知道了多少。


然而张启山没给他回答的机会,站定侧过头,盯着张日山的眼,状似无意又字字清晰:


“你别看老八这样,再不济,他也是九门的八爷。”


一字一字敲得张日山心头发震,只觉得脑中嗡嗡作响。


佛爷知道了,他想,佛爷不同意。


张启山看了张日山难得一脸愣怔的样子,也不管,绕过他坐好,刚提笔又好像想起什么似的抬头:


“新月的小姐妹下午到,你去接一下。”


 


 


等齐八再遇到张日山的时候,已经是十天之后了。


就在他离了张府开始,关于张日山的消息就跟插了翅膀似的,飞的满街满巷到处都是。


据说有个北平来的小姐看上了张副官。


据说张副官天天和北平来的小姐一起。


据说张副官跟北平来的小姐都互换庚帖了。


据说张府已经在张罗婚事了。


传的跟真的一样,说什么玉面修罗也难过美人关,什么百炼钢终究化作绕指柔。


 


齐八是不信这些的,但听多了烦闷,索性撇了香堂不管,出去散散心。


可谁知偏偏造化弄人,长沙那么大,赶巧就被他遇上了。


张启山揽着尹新月,张日山臂里挽着一个不认识的小姐。


活脱脱一家四口,其乐融融。


齐八愣愣的站在那里再挪不开一步。


就像聚了焦,街上的行人杂贩过往车辆统统消失的无踪无声,长长的街道上只留了挑着好看眉眼笑的张日山,还有那个偏着头止不住欢愉的可人儿。


 


 


“哟,这不是齐八爷么。”


尹新月先看到的他,心情正好,也没拿他寻开心。


张日山面上还带了来不及收的笑就怔在了原地,手一抖,小姐便挽不住垂了手下来。


“哎,夫人,你们这是。。。”


齐八到底还是九门八爷,死死咽住翻涌的酸楚,面上端着若无其事的笑。


张启山瞄了他一眼接过话头:


“老八,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新月的小姐妹,才从北平过来,准备在长沙呆一阵子。”


尹新月听了就在那里捂着嘴笑:


“说不定啊,就呆长沙不回去咯。”


那位小姐立即就羞红了脸,娇着声去说尹新月,新月被她一闹又指指张日山对着齐八开了口:


“别说,我姐妹可像我了,专治张家大冰山。”


说罢还有意无意的去撞了撞张启山。


齐八这才仔细的去看那位小姐,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丰颔重颐,是个旺夫兴家的好面相,又有贵气,不愁吃穿用度,配张日山只多不少,也算是门好亲事。


这下再装不下去,齐八匆匆抱拳也不管身后佛爷说了什么,闷着头就往另一道走。


 


张日山。。


张日山!


张日山!!


张日山!!!


 


齐八喊不出声,也不能喊出声。


像被人狠狠抽了心血,切肤刮髓的生疼,却没人在意。


又被泡进隆冬腊月的湖水里,兜头的冰,刺骨的寒,砭人肌骨,逃不脱走不离,只能继续浸在寒水中,茕茕孑立。


 


蓦的,却在阴寒中翻滚出了异样的热意,就像是握过冰雪后不受控的自己发了热一样。


灼热夹带着瘙痒,在体内喧嚣着翻涌,齐八暗叫一声不好,想加快脚步却脚下发软。


绝对不能在这里,绝对不能让人看去。


齐八咬着牙往前赶,隐约间身后有人喊着他的名追上来,胸口压抑的臊热像是突然找到了出口,一股脑儿迫不及待的往外冒。


“八爷!”


 


张日山的眼神一直暗暗地停在齐八身上,这么多年了,他早就知道怎么隐藏。刚才齐八离开的时候突然变了脸色,他就怕会出些什么事,随便扯了个理由也不管佛爷怎么想,拔腿就跟上了齐八。


哪知手刚搭上齐八的肩,那人便软软的倒在了怀里。


“八爷!”


怀里的人热的烫手,张日山当下就明了怎么回事,背了人疾步就往香堂去。


 


不顾小满的阻拦,张日山带着人就往里间卧房去。


齐八这会儿已经把理智全烧得一干二净了,还没摸到床边就忍不住去脱张日山衣服,热气一股一股的喷在张日山勃颈处,酥酥麻麻痒得张日山脑中一片混乱。




小心驾驶





评论
热度 ( 145 )

© 操吴哥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