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吴哥兮

变成上班族了
随便写写
笑纳

【副八】张日山的小寡妇(第二章:表白)

小寡妇骂人真他妈可爱我操!

一尹素依一:

【提示:内含寡妇梗,不喜误入】





“那里,我就住在那里。”齐八拍拍张日山的肩膀,手指着前面一户简陋的农舍。张日山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扣着齐八的腿把人往背上颠了颠说:“看到了。”


 


  张日山立在门前,想说齐八拿钥匙开门什么的,齐八说不用了,屋子里没有值钱的东西,就几只鸡,平时放养着也没丢过。说完,张日山用脚轻轻踢了一下院子的大门,眼前是满目狼藉。齐八顿时看傻了眼。


 


  “怎么会这样?”


 


  小小的宅子被洗劫一空,张日山再不相信什么农家人都善良之类的鬼话,卑鄙之人哪里都有,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地域之分。要说他们恨周二这样的恶霸,当初就应该团结起来弄死他一了百了,现在趁着人死了欺负齐八一个外来人无依无靠算什么本事!他把齐八放在连褥子都被扯烂的床上,看着他蹙着眉一言不发的样子,突然有些心疼起来。


 


  “你……你还好吧?”憋了半天,张日山也只憋出这句话,齐八点点头,说自己还好。张日山惦记他的衣服是湿的,脚也扭了,到柜子里乱翻,翻出一身还算像样的衣服出来,让他先换上。又要他把受伤的那只脚搭自己腿上,给看看伤的严不严重。齐八有点不好意思,说得先洗洗,张日山说洗什么洗,一手捉了他的小腿就往上抬,放在自己大腿上,卷了裤脚,褪了鞋袜,大拇指朝那红肿的一团按上去,齐八立马疼的眼睛眉毛皱成一团。


 


  “疼!”齐八疼的不行,本能的要把腿往回缩,被张日山轻轻按住:“别动,只是一点点扭伤,忍着点,一下就好了。”


 


  齐八不知道张日山要他忍着点什么,只听见“咔”一声,疼的他嗷嗷叫唤,一发力把脚成功缩了回去:“你干嘛!”张日山看他的样子,想是自己技术不错把骨头一次就给错回去了:“试试看,还疼吗?”齐八这才发现,的确舒服了不少。动动脚,想下床走几步,被张日山给拦住:“不着急,先恢复恢复。”


 


  解决了身上的不适,齐八这才开始愁眼前的窘况。张日山看出他的心思,问他:“你打算怎么办?我听他们说,你是被抢来的,要不……等天亮了我送你回去。你家在哪里?”


 


  “我……我不回去了。”


 


  “为什么不回家啊?”


 


  齐八原本也是打算回家的,可这番墙倒众人推的景象让他想起父母去世后,村里的人是怎么嫌他的,说他们家窥天机损阴德,儿子命里煞星重,克死父母不算,以后只怕还要连累村里人。所以他才一个人住那么偏被周二给捉到这里来。张日山见他发起呆来,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齐八回过神对他说:“反正……反正我不想回去了。”张日山也没再追问,只说这里也不能呆了,今天要不是他路过保不齐会发生什么事。齐八这才想起今天这人帮了自己那么多,自己还未曾好好谢过人家。


 


  “今天的事,多亏你出手相助,齐八身无长物,也不知道怎么报道你。”齐八说着像是想到什么,从脖子上摘下一个小坠,放在张日山手里:“这个护身符,你若是不嫌弃,就收着。”张日山把那根红绳往手腕上饶了两三圈,刚好合适。他抬着腕子给齐八看,意思这东西他收下了。


 


  小小的红绳带着齐八的温度缠在张日山手腕上,可没想这一绕,就把这辈子的姻缘给牵上了。


 


  齐八整了整被褥,家里只有一张床,两人只能挤一挤。张日山枕着手,歪过头借着月光去看齐八,齐八动了动,张日山也不躲,两人的眼神就这么大大方方的对上。看了一会儿,还是齐八腼腆一些,先转过身去,背对着张日山。


 


  长夜漫漫,明明累了一天,却各自怀揣心事,无心睡眠。张日山盯着齐八的背影,齐八侧着身子老是想回头去看张日山。


 


  “你睡了吗?”张日山察觉到齐八还醒着。齐八轻轻嗯了一声,回应他。张日山也没多想,就拉住了齐八的手:“要不……要不你跟我吧。”


 


  “可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齐八说。张日山脑袋一疼,自己这名字也太坑人了,以至于他十分不想告诉齐八,只说了自己姓张。齐八把这两个字小声念了一遍:“姓张。”张日山听出齐八的语气中多少有些失落,才意识到这种回答显得太疏远了,便把自己真名告知于他,却没想齐八听完后背着身子轻轻发抖。


 


  “你怎么了……?”


 


  “等等,你该不会在笑吧!”张日山猛的把齐八拉过来,一看这人真是在捂着嘴笑呢。气不打一出来,按住他要他不许笑。齐八咯咯的笑得更厉害了,张日山双手撑在齐八两侧,整个人压在他身上,气氛顿时变得暧昧起来,齐八止住了笑,侧过头去,不敢看身上的人。


 


  张日山想起今天在河边,齐八一层小白薄中衣,给水打湿了,羞答答露一点粉红胸口肉,掩了上身掩不了下身,站起来翘浑圆圆发面馒头似的屁股,背他时自己掐了一把揉面似的揉……此刻人就在自己身下,两个人近到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不免动了情。


 


  “你跟我吧,我带你去长沙。”


 


张日山看得出齐八应该是喜欢自己的,但他仍想听到一句肯定的回答,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就占了人便宜。齐八却犹疑了:“你要带我走……还是别了,我命格奇特,逮谁克谁,你看周二,多凶的八字,可我才来多久,人就死了……你要我跟你,你不怕死吗?”张日山扬了扬自己手腕上的坠子:“怕什么,我有这个。倒是你跟着我,你怕不怕?”


 


“我……我怕什么?”


 


“我是个军人。”


 


  “这有什么好怕的。”


 


  “要是上了战场,不一定回得来,你……很可能得再守一次寡。”


 


  齐八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坚定的看着张日山,像是打定主意一般,给了张日山一个肯定的回答:“我想好了,我就跟你,打仗也跟着你。”


 


  张日山听了齐八要和自己上战场,方知道什么叫做心花怒放, 喜色从眉间绽出来,衬的年少英俊的脸都出了几分孩子气。末了还有点不确定:“你说真的?” 齐八年长日山,劳烦人又背又救了一天,此刻才看出这人一点后生的样子。


 


齐八笑的甜而认真又带些羞涩,推开张日山对他说:“真把我当寡妇了?我也是个堂堂正正的男人,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张日山最爱齐八低头浅笑的样子,勾得他心里直发痒,看的喉里渴了那么一下,心里一仙一魔打起架来。


 


一个说,碰吧,他都答应跟你了,再不碰你是男人不是!


 


另一个说,不行,齐八今日受了惊吓,得好生温养着。


 


张日山心疼他受了委屈,再者也不想自己在他心里落下个急色的印象。又是想碰,又是想宠。最后脑子里乱糟糟,头却凑近了,往白净柔软的颈窝里凑过去,齐八躲了躲:“好好说话呢,你干什么啊?” 日山脸颊蹭着他的柔软脸蛋,呼吸间闻得到这人身上干净的味道,厮磨之间,齐八的耳朵也红起来。薄薄的皮肤里滴血似的漂亮羞色,张日山看着想起了从前从墓里带出来最上乘的珊瑚红珠子,神差鬼使的张了嘴,一口咬上去,又舔又吮,把耳垂上的软肉卷进唇齿之间品尝。这一衔不打紧,却听着齐八一声呼喊,嗓子里含着的情欲呼之欲出。赶巧这耳珠是齐八的敏感点,他就是再矜持也架不住张日山这般撩法。


 


齐八一声惊呼把张日山从情欲中拉回理智,他还是疼齐八的,下面再是硬的不行,也要念三字经给憋回去。


 


张日山停下暧昧的动作,往左边一转:“我是君子。”


 


齐八往右边一转:“张日山我操你妈!”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 ( 117 )

© 操吴哥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