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吴哥兮

变成上班族了
随便写写
笑纳

(副八)流言

啊!嗷!喜、喜欢!

丁茶:


       八爷觉得最近身边的人好像总是在偷窥自己,可等到自己抬头时,大家又是一副没事的样子。
       就连九门的几个当家的都很反常。
       五爷看见自己就问副官哪去了。
       九爷看到自己就说注意身体。
       最不正常的还要数大嫂和三娘。以前到佛爷家多呆一会大嫂都不耐烦,现在却亲切随和且温柔地问:
     “小八,你想吃什么让厨房做去啊,晚上留下来吃,都是自己人。”
       每次看到大嫂那怪异的笑,八爷都要怀疑大嫂是不是打算毒晕他,然后卖个好价钱。
       和大嫂相同的还有三娘,一看见自己就不让走,还命手下去请副官。说来也怪,副官还次次有空,来了没说几句就带着自己一起离开。都忍不住怀疑三娘是不是移情别恋爱上了副官,找自己当借口……
       又一次被副官从三娘手里解救下来,两人一起步行回香堂,八爷忍不住跟副官抱怨说:
     “呆瓜,你有没有发现最近大家都很反常啊!”
     “可能是最近前线较紧,大家都比较紧张吧。”
     “唉,是啊,战争总是无情的。”
     “放心,我会护你安全。”
     “去去去,爷我堂堂七尺男儿用你保护。”
       话音未落,一匹马车突然直直地冲向八爷。还未等八爷又所反应,就觉得腰上一紧,身体一转就到了路旁。定下神来发现自己被副官狠狠地固定在怀里,很是亲昵。刚想让他松开,就听他在自己耳边道:
      “不知道谁刚才说不用我保护,嗯?”
        八爷使劲扭了扭身子,副官只好放开,看着八爷炸毛地喊:
      “哼,你给我反应的时间了吗?你不会是和那匹马串通好了来吓唬我的吧。”
        副官看着八爷,也不回答,默默的将他拉到了道里。八爷觉得自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更是气不过,不停的数落副官。不一会就来到了八爷香堂,八爷我觉得自己有些过分,就邀请到:
       “呆瓜,进去坐一会?”
       “不了,佛爷那还有事。”
       “哼,有事你还乱跑,快走吧,快走吧,省的佛爷来抓人。”
         说完就转身进了香堂,徒留副官在原地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八爷回到香堂,为自己倒上一杯茶,喝了一口,深深地吐了一口气,突然发现小满在一旁不时地偷瞟自己。便道:
       “小满,说吧!”
        小满满脸委曲的走到八爷面前道了一声:
       “爷。”
       “爷在这,说。”
       “外面都在说,你喜欢张副官?”
       “噗……”八爷一口上好的西湖龙井都贡献给了土地神,继续问:
       “什么啊?”
       “爷你不知道啊,外面都说你喜欢张副官,你俩分明是两情相悦,怎么能说的像爷是单相思是的……”
       “闭嘴,你从哪听来的?”
       “二爷家的红叶姐姐,三娘家的小仙姑,还有……”
       “行行行了,这都哪跟哪啊!不行,我的去问问三娘。”八爷刚刚走出两步又退回来道:
       “不行,不行,不行,三娘一定会叫副官的,去九爷那,对九爷靠谱。”
          说着就出了门。
         一进解家大院就看到九爷一脸戏谑道:
       “八爷怎有空到我这啊?怎么没看见副官。”
       “九爷您就别打趣我了,怎么回事我自己都不知道呢。”
       “什么意思?”
       “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说最近九门都在传……我最近也没得罪三姑奶奶啊,唉……我说最近怎么大家看我都怪怪的。”
       “有意思!”九爷道。
       “什么意思?”八爷问道。
       “八爷是聪明人,你是九门当家,敢造谣的人地位绝对不低。若是锦惜你俩的话本早就流出去了,其他人又没那么无聊所以……”
       “难道是副官自己?他为什么啊?”
       “八爷不是最擅长算卦吗?不如为自己算一算姻缘?”说完便起身道:
       “我还约了内子下棋,恕不奉陪了。”
         说完珊珊离去,八爷坐在石凳上半天,才缓过神来,副官喜欢我,五个大字在八爷的脑袋里久久不散。起身离开,不知不觉的走道了佛爷的府邸,愣了一下,转身打算离开。
       “八爷,怎么不进来?”
       “天色已晚,我先回了。”
       “我送八爷。”
        之前和副官一起,总是忍不住斗嘴,可是今天却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尴尬,八爷想问又不知如何开口,两人踏着月色,重复了早上的路程,到了香堂,八爷打算进屋,副官出声道:
       “八爷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两人进了内堂,八爷正欲开灯,却被副官就势按在了墙上道:
       “八爷没有什么对我说的吗?”
       “那些流言……”
       “是我放出去的。”
       “为什么?”
       “喜欢你啊!”
        副官的气息轻轻地打在八爷脖颈里,八爷觉得一阵痒痒,忍不住扭动。
       “别动,我会忍不住的。”
        听着副官低哑的声音,八爷觉得脸红,连忙想推开副官道:
       “你起来,好好说话。”
        副官却故意使坏,贴着八爷的耳侧问:
       “那你喜不喜欢我?”
        八爷不说话,副官又狠狠一压,迫使两人完全贴在一起又问道:
       “八爷,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呀!”
       “喜欢……”
      
       


    

评论 ( 1 )
热度 ( 95 )

© 操吴哥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