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吴哥兮

变成上班族了
随便写写
笑纳

【黑邪】《如何欠债不被打》

辞灵:

食用说明:
1.黑邪主all邪辅‖娱乐圈‖仙侠‖虐恋情深‖情有独钟‖天作之合‖HE‖BE
2.中长篇连载
3.吴邪高苏预警‖occ有


一、


吴邪垂着眼翻阅完摊在腿上的那叠剧本,难得没有发任何脾气,只是轻微的皱了皱眉,顺手从茶几抽屉中摸了根烟叼在嘴里过过干瘾。


“你也别气馁,制片公司名气小就小点儿,咱先接部剧,不然曝光率低了小半年,再复出可就真难办了。”胖子长叹一口气:“早说你就不该……”


“知道知道,全是我的错,”吴邪抢白,含糊不清嘟囔着,“剧本就留在这,咱两天内给你答复。估计编剧上辈子就是个粽子,天天给狗血淋的……”


其实细细想来,当时他推掉所有通告执意倒贴参演《空白格》后而得罪一大批人的做法确实有点傻逼。圈内人都知道吴小三爷挑拣剧本角色的本事一流,看中的东西全是潜力股,对此笑笑也就过了,谁料到这回却狠栽了个大跟头,一段时间人气低迷负面新闻层出,都逮着时机开始落井下石。


从云端跌入泥低的滋味可不好受,自打九月份的百花奖最佳男主角提名落选,找吴邪接代言拍戏的投资商越来越少,原先赶着趟上来巴结胖子的人也开始避而远之。娱乐圈附炎趋势的风气不是专针对他一个,这些反应几乎全在预料之中,吴邪还没装淡定几秒,更离谱的就来了:有谣言传他是,同,性,恋。


你真是……比安徒生还会讲故事。


好歹算半个童星,从小到大合作过的女性演员数不胜数。吴邪敢拿自个未来前途做担保——他很直,直得堪比沙漠里的小白杨。


然而面对外界媒体的风言风语他又不能拿出堵住大众嘴的证据,苍白无力的辩驳更像是在掩盖事实。


——他总不能直接公开表白自己是为了创造和编剧阿宁在一起的环境才去接的片子吧。到时候网上粉丝掐成一片不说,名导们对他的看法最多只是比个大拇指小伙子有勇气,也不能给他带来什么。


送走胖子,吴邪着手泡了包面,剧本废物利用拿来当碗盖,透明的塑料皮上很快凝出了一片水珠。齐羽前些天请假回老家去照看父母,偌大的公寓里就只剩下他一人,即便亮着所有的灯,也觉得冷清的可怕。


和影视公司的合约只剩下最后半年,从失去剧本优先挑选权之后吴邪就明白对方想将他作为弃子,随便丢了几个吃力不讨好的反面角色到他头上,显然不指望他再挣来多少利益。


违约金的数额摆在那,加上没有新剧基本等同于解约后断了所有退路,复出的机会将至零点。说他心里不挣扎是假的,自个也就皮相好演戏这一个技能点能拿的出手,转行了从哪去谋生计。


夹了筷子面往嘴里送去,吴邪单手戳着手机屏幕打开微信,通讯录翻到发小解雨臣的的界面。


对方显然是比他聪明多了,接手家族之后没几年把投资项目一大半转移到娱乐方面。不像自己,傻乎乎的一句狠话就是断绝关系,北漂吃苦了七八年。


联系方式还是上回酒会记下的,分别这些年从来也没联系过,没想到第一次聊天就是求人借用资源的事。


【吴邪】:大花?


【解雨臣】:有话说。


吴邪叹了口气,这么冷淡,早知道小时候掀裙子的时候就狠些心把他鸡鸡切了。


【吴邪】:我和我公司还有半年合约就到期了,看他们的态度应该不会接着签我……


【解雨臣】:嗯。


【吴邪】:所以我来投奔你了QWQ


【解雨臣】:……


解雨臣粥喝的好好的,忽然瞧见吴邪话末带的颜文字,不自觉脑袋里就浮现出那家伙双眸含泪被抛弃的凄楚模样,险些一口糊的对面张起灵和黑瞎子满脸。


黑瞎子挑了挑眉,好奇状:“你怎么一副吃了屎的表情。”


他顺手抽了张餐巾纸擦嘴,尽量维持好自己作为大总裁的形象,至于某位大导演的恶心形容则完全当成耳旁风:“刚才说要给你们介绍一个绝对适合这剧本的演员,碰巧发了信息过来。”


“谁?”黑瞎子漫不经心拨了拨碗里剩下的海鲜棒,把视线转向一旁低头认真进食的黑发青年,“哑巴笔下的反派可不是一般人能演出神韵的,你可别砸了人闭关两年写的剧本。”


张起灵作为编剧界唯二的颜值担当,美中不足的就是话少写东西拖拉,给外界写新闻的时候才会给句解释说慢工出细活。


估摸着也是觉得再不吱声就要被淹没在历史长河里了,这回出山立刻带着剧本找上近几年在圈内包揽了好几个奖项的新锐小鲜肉导演黑瞎子,带上解雨臣这个投资商三人窝在家小店里刚聚头就一拍即合,只是指着剧本,半天嘀咕不出个合适主角的人选。


大致翻了翻内容,解雨臣立刻觉得里面那似妖似魅性格多变处事乐观小小有些优柔寡断的反派角色简直就是为吴邪量身定制的。


虽然他不太明白张起灵是怎么把这些乱七八糟的元素融合在一个人身上,单单冲着想看发小画烟熏妆对着落地镜挑探戈一点,他就决心要把人强制塞进这部剧里。


“你们应该认识,”解雨臣着手敲了行字,“他叫吴邪,暑期档上映的《空白格》就是他主演。”


黑瞎子似乎并不惊讶他会提到这人,张起灵抬起头:“外貌条件符合,演技过得去,有舞蹈功底吗?”


“学过几年民族舞,吴邪是我发小,凭我对他的认知,那家伙确实是角色的最好人选。”


“可他提名百花奖之后爆出了和助理有不正当关系的绯闻,让一个疑似是gay的演员参与本就暧昧的双主角电影拍摄,解总裁,你也不怕招人口舌。”





“所以,你的意思是——?”


吴邪这十几分钟时间可是是胆颤心惊,解雨臣刚说已经帮他推荐了去试镜张起灵编剧的电影,下一秒导演就嫌弃他是同性恋,蹦极都不带这么刺激的。


……我说我真不是你们信吗。


【解雨臣】:总之要看你当天的表现了。


黑瞎子在旁边补了句:“把我们的联系方式发过去,让他加微信。”


很快他这就收到了两行数字,吴邪惊诧了好半会张起灵这种没什么烟火气息的人居然也会用前卫的交流软件,边顺利的加上了联系人。


解雨臣说饭局结束后他们会敲定试镜内容然后联系自己,关于影视公司的剩下的合约问题全部由他来谈妥,代价是签百分之三十五抽成的卖身契五年。


对方的办事效率他自然不用担心,被发小奴役远好过于被别人压榨……好吧其实感觉并没有什么不同,解雨臣年纪轻轻能坐上这个位置铁定人精一个,以后指不定怎么折腾呢。


吴邪心情一瞬间变得灿烂了起来,哼着曲收拾好垃圾边联系胖子,问他愿不愿意一起跳槽去解氏娱乐。


“从他们挑人水平上看咱公司压根就没啥前途,”胖子在电话那头喘着粗气,他前脚刚出吴邪家门后头就得帮那未来新星收拾烂摊子,实在是无可奈何才抱怨,“作品没几个,多大点本事就去招鸭子,也不怕染HIV。”


他笑了声:“也不是什么大麻烦,阎了不就成么。”


“……”


“现在惦记起我的好了吗?”吴邪道,“给你个机会,跟着我一起跳槽。”


“瞧你这小样,预谋多久了啊,”胖子失笑,“好歹咱这么铁的兄弟关系,既然有下家了,能不跟着你?……哎哎来了——先不说了,那小祖宗又在发火,你有试镜跟记得我报备一声。”


吴邪这才挂断拿远了手机,垂眼瞧见又一个电话进来,顺手接通:“喂?”


“和男朋友打电话呢,这么久才完事?”对面低沉的男性嗓音吴邪没有任何印象,习惯使然便按事实答了:“没,跟经纪人说正事呢……不对,你那位啊?”


“我黑瞎子,《无澈》的导演。剧本发在你私人邮箱里了,试镜时间在三天后下午两点半,解氏娱乐的总部大楼十五层,到时候会有人通知你的。”


《无澈》是张起灵的剧本名字,吴邪心下了然:“我知道了。”


“内容是第二幕七小节,解总裁说你有舞蹈功底,这一段对你来说难度应该不大。”


“一开始还以为会是张编剧告诉我这些,没想到你这么负责。”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吴邪尝试着和黑瞎子套一套近乎。


“我对我剧组里的演员很严格。”黑瞎子语气忽然变得有些许不善,有段时间为了磨炼台词功底吴邪一直跟随配音老师学习技巧,很轻松便能分析出对方的情绪,可惜这不是读心术,至于缘由依旧未知:


“在我的剧组里,希望你能好好听话。”






————————————————————


是的我开新坑了x


这个故事和基友讨论出了大纲之后谁也没剧透内容……有两个版本,一个he一个be


但也不会特别虐_(:з)∠)_


大黑属性略渣,偏执占有欲强。


老吴嘴炮其它参考原著。


大概是个过气小明星和新锐导演包养出真爱再折腾折腾happy end的故事。


关于自作多情,有机会再填吧…大纲有的其实写也不是问题,就是笔力不够后面的剧情写的太累,大概会拖到寒假再更新。


嗯感谢大家的支持。


比哈特❤❤❤

评论
热度 ( 42 )
  1. 操吴哥兮辞灵 转载了此文字

© 操吴哥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