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吴哥兮

变成上班族了
随便写写
笑纳

《唯利是图》 -11-


哭哭最近真是太忙了!上周六刚考了个试,时间充裕了一点! 谢谢一直支持的小天使!😘

------------

屏幕上是黑瞎子眼前的景色,那人脖子上的鲜血像是从电脑中流出来,直直地射进吴邪的眼睛里。

两个人狼一般的叫喘把摄像头震的一阵轻微抖动,黑瞎子肩膀的力量传到摄像头上,呲啦呲啦的电流声像有千百架战斗机飞过一样。

吴邪攥紧杯子,一声声闷哼传到他的耳朵里,他知道那是黑瞎子的。cpu感觉到队长平时拿枪都很稳的手,此时此刻却轻微颤抖。

是刀子捅进肉里的声音,噗呲。看来那个不死的敌军还有后手,这可给黑瞎子气坏了。

"你妈逼。"掐着对方脖子朝旁边啐骂一口。

黑瞎子把那人顶到树干上,自己不太敢声音的叫喊,也不能弄出太大动作,只能使劲咬着牙颤抖,他尽他所能帮助了吴邪,而现在这个时刻,想到吴邪,不是要他来给自己擦屁股,就只能自己靠自己。

如今,强大的对手和黑瞎子面对面,他没有畏惧,他有的只是心里的可怜。

"既然你想往枪口上撞,那我也没办法。"

吴邪听到视频中传来的话,不由得动了动腿,偷偷在鞋里活动了几下脚趾。

视频还在继续。

画面一黑,当时的黑瞎子觉得脸上一沉,后脑上垫了个软软的东西,他很快反应过来,是敌方把手伸过来勒住了他的脖颈,扼住了他的下巴。

吴邪顿时心里一紧。

黑瞎子在一把冰凉的刀刃捅进自己肩侧之前跪在了地上,但还是被划出不浅的口子。他以手为刃打断了那人一只手臂,又本能的伸手捂住了伤口,从手上的触感来说,伤口不会太浅。

"我要杀了你!"撕心裂肺的叫声震痛了黑瞎子的耳朵。另外一只好手伸过来要抢下他的墨镜,并想着掐死他。

黑瞎子在闪躲中让墨镜滑落了不少,眼前变的模糊不清,躲避的动作明显缓慢,吴邪和cpu看得很清楚。

"他的眼睛很神奇。"吴邪一刻也挪不开眼神。

黑瞎子在视线模糊的情况下脾气变得更加暴躁,抓着那人的手摔在地上,压制住他的手脚才迫不及待的深吸了一口气,瞬间,模糊不清的视线,眼球整体的痛感和清新的草香空气,都使他全身一阵酥麻,兴奋的皮肤开始颤抖。

"队长,他开始了。"cpu突然对吴邪说了一句。

"啊!我说过!你是来找死的!"黑瞎子忍不住呻吟出声,镜头的抖动频率看的出他更加躁动,比起人他更像某种动物。

他捡起掉在旁边的刀子,对着那人的脖子不留情的扎下去,不知疲惫的扎捅,鲜血一注注喷涌流淌。屏幕里映着敌人的眼睛,他肉体的疼痛,他心中的恐惧,最多还是映着他对死亡的恐惧。

吴邪一直都认为没有人是不畏惧死亡的。

黑瞎子的力气越来越大,身下人的力气越来越小,抓着敌人的手仿佛都变成了利爪,要把他的血肉嵌在指甲里。

前几秒带给黑瞎子的绝望成功激起了他的兽性。

黑瞎子扳着他的下巴向上推,手使劲抠像他的眼珠,而敌人也用力伸着手要摘他的眼镜。黑瞎子咧着嘴抬起刀子直直扎向身下人的右眼,那人疼痛怒吼的声音仿佛给了他力量,腰部用力把黑瞎子掀翻在地,而那把被黑瞎子抓在手里的刀也被甩出了好几米远。

他抡起拳头使劲敲打黑瞎子的头,一下下就像是锤子敲进他的脑子里,黑瞎子抬起手臂交叉在脸上,但却还被他砸的一阵阵发木,手竟然抠开黑瞎子手臂上被吴邪包扎的伤口,指甲毫不犹豫的撕开皮肉。

黑瞎子眼前一片血红,张开双手紧紧抱住他的脖子,挺起上身拉近他的头,使劲儿在他的脖喉上狠狠咬了下去,黑瞎子不敢松嘴,他的眼前漆黑一片,连稀疏的月光也看不到了,腥臭的血液顺着嘴角流到舌根,灌进鼻腔,温热苦涩到令人作呕,黑瞎子面无表情,这个味道他尝得太多,却还是会自我厌恶到起鸡皮疙瘩。

"我操..."吴邪完全没想到黑瞎子会这么淡定,竟然,竟然。cpu冲着吴邪摇了摇头。

黑瞎子不敢放手,又张嘴往深处咬了咬,直到身上的人身体僵硬一动不动,黑瞎子松开嘴,连带着那块肉也没吐出来,嚼了几口放开了那个人,任由他带着惊恐的脸倒在一边。

透过黑瞎子肩膀上的摄像头,那人残缺的脖颈暴露在电脑屏幕上,一半的喉管裸露在外,甚至一部分软骨组织上还能看到黑瞎子尖锐的牙印。

吴邪和cpu对视一眼,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嘴巴张张合合却就只说了两个字:"我操。"

电脑里突然传来水声。是黑瞎子在水洼处洗脸,顺便把自己的手臂上的伤口包扎上,但是肩颈的伤口却力不足。吴邪听到他哼着歌吹着口哨,那个声调,吴邪知道他那时那刻肯定在咧着嘴露一口大白牙笑的开心,但却看不到,墨镜后是怎样的一双眼。

后面的视频被吴邪伸手关掉了,刚做完任务的他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还需要冷静。

他跟cpu把钱款收拾好就打了招呼回到自己房间。

黑瞎子竟然还没睡,但显然他已经洗了澡打理干净,吴邪看了他一眼,没过多交流进了浴室。黑瞎子本想等到吴邪出来告诉他没在队伍中时候发生的事儿,可实在支撑不住,迷迷糊糊的靠在床头歪着脖子往床上滑。

"黑狼!进来!"吴邪声音闷闷的从浴室传来,黑瞎子一下精神了,立马直起腰身,却又不小心把肩颈的伤口撕开,疼的身子一顿,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跳下床两三步打开了烟雾缭绕的浴室门。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操吴哥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