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吴哥兮

变成上班族了
随便写写
笑纳

【黑邪】《从早开始的故事》

睡前发出来给大家当睡前小甜饼。
甜不甜我也不知道。
很无聊的故事。
想写LU管,可有人拦着不让写..
--------------------


北京郊区的度假村还是比市里的温度低,我早上五点多被冻醒了,拽拽被子发现拽不动,全被黑瞎子骑在身下。

我叹了口气,看看手机,今天是我们俩来郊区度假的第四天了,他嘴上说是带我散散心,其实就是不想管小花家的事儿,拿我当借口来这儿躲清闲。

不过说实话,郊区的空气就是比四合院里的好太多,长期吸烟的肺都没了气短的感觉。

我转头看看黑瞎子,眼镜摘了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真难以想象他刁难我的时候,仗着做我师傅就百般刁难。我越想越气不过,对准大腿使劲踹了一脚。

把他踹的在哪儿哼唧,受不了他。

"我出门了啊。"

我现在也是,真是步入老年了,早上也不愿意赖床了,喜欢散步了,走路的时候还要数着步子。

俗话说饭后走一走活到九十九,那我这是饭前走一走啊,我能活多久啊。

其实说实话,我不是很在意活多久。

转头看到我们来的时候路过的那渔场,是个自然湖泊,这家人围了一块地,专门钓鱼烧烤用。

迈步走进去,应该还没开始营业,我看看手机才早上六点半。我私自从门口拿了把鱼竿,提溜个马扎溜达到湖边。

打开鱼食的盒子挑挑拣拣,捏吧捏吧挂在我的双头鱼钩上,甩了杆坐在马扎上看着鱼漂,也不知道黑瞎子起没起床。

咔嗒一声,鱼塘老板的小木屋门开了,我把鱼竿架在马扎上,走过去递给老先生一根烟。

"来得太早,打扰你们了。"

"这有什么,还有半夜来的呢。小伙子我听你口音不是北京人吧?"我举着打火机给老先生点上火,转头看看来时候的路,把打火机和烟收到裤兜里。

"嗯,我是南方人,跟着朋友一起来的,不过他现在还睡觉呢。"

老先生对我笑笑,穿个跨栏背心披了一件洗的发黄的衬衫烧火去了。

我坐回到马扎上,现在还没有鱼咬勾,估计是太早,鱼都还没起床。

都说鱼的记忆只有七秒,那他能想起来他刚睡醒么?不会觉得自己还没睡过,又闭着眼睛睡过去了吧。

"小三爷起的可真早啊。"黑瞎子打着哈欠拍拍我的肩膀,想鱼想的太认真,都没听到他走过来的声音。

"钓几条鱼了?"他往我的水桶里看了看,咋么嘴,"这可不行啊,就知道发呆,鱼都跑了。" 我抬着脖子看他,这他妈唧唧歪歪跟老娘们儿似的。

"我想吃鱼。"我盯着鱼漂,他愣了一下儿。然后弯下腰包住我握着鱼竿的手,喷在我侧脸和耳边的呼吸很近,我能闻到他嘴里的牙膏味。

动动脖子转头看他,他冲我挑眉毛,不一会儿就把我两只冰凉的手给捂热了。

"师傅你真帅。"我盯着他墨镜上自己的影子,余光看到老先生往这边走,抬起胳膊肘顶开他。

他和老先生打了个照面,互相笑着寒暄了一下,领着黑瞎子去取了个马扎回来。

"想吃鱼?"

"想吃。"

"那你还坐这儿发呆,离了我这师傅,鱼也不会钓了是么?"

我知道他取笑我,我懒得理,翻了个白眼给他。

"自己体会吧,鱼都睡着了。"

"啧,"他笑着看我,我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捏捏,"你可真是我小三爷,真是个爷。"

"嗤,你乐意呗。"我也笑着酸他。

最后还是黑瞎子钓了两条,我们走的时候找老先生聊了几句,他问我们怎么不多弄几条,黑瞎子笑嘻嘻地给老先生点了根烟,"俩人儿够吃了,明儿就走了,吃不了多浪费,现在可提倡光盘行动哈哈哈。"

"明明是鱼都睡觉呢,没鱼想吃东西。"

老先生吐出一口烟,“你们这俩小伙子可真逗,行了快走吧,回去正好赶上午饭。”

我们没多留,毕竟我早上也没吃早饭,想了那么多问题,我这刚长出几根儿头发的脑袋别在光秃秃的了。

我看着走在我前面的黑瞎子,背脊挺得笔直,后脑勺的碎发蹭着后脖颈,左手挽着袖子提溜着鱼桶,里头的鲤鱼时不时折腾几下,把半高的水溅起来,哗啦啦的扑到黑裤子上,一下儿就没了。

黑瞎子站住,回头等我,看土路上也没什么人,空着的右手扣住我的手腕,捏了捏搓了搓。

"想吃什么鱼?"他眼镜反着光,我看的不真切,还在猜测他是个什么眼神。

"嗯...醋鱼,西湖醋鱼,要不就是糖醋鱼。"

"行,快走两步,回家给你做。"

"那你把鱼眼睛都吃了。"我看着他,攥着他脑后的碎发摸了摸。

"行。"

他把鱼桶放在地上,转身抱住了我,温热的气息喷在我脖子上,"小三爷啊,真是我的小三爷。"

我被他喊的老脸发热,"有屁快放!"

他笑,胸膛的震动和我耳朵上上下滚动的喉结,我感受的一清二楚。

"咱就听你的,吃哪儿补哪儿!走!回家给我的爷做鱼去~"

评论 ( 6 )
热度 ( 32 )

© 操吴哥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