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吴哥兮

变成上班族了
随便写写
笑纳

【黑邪】《唯利是图》-10-

【十】 吴邪身上的伤口冒着血染红了迷彩服,竖笛趴在吴邪身边给他包扎手臂。他眼睛也不睁,装作听不见看不见黑瞎子的样子,黑瞎子攥着枪又叫了几声,发现只有竖笛稍微弄疼吴邪的时候他才哼上一句。

“队长…你受伤了啊…?”黑瞎子把枪收起来,咧开嘴笑笑,捂上自己挣开的伤口,走过去坐在吴邪身边。盯着吴邪看了一会儿,抬头看了看竖笛,猝不及防的和竖笛对视,不明不白的情绪闹得黑瞎子心里堵得慌,隔着墨镜冲竖笛翻了个白眼。

“队长我给你包扎好了。”竖笛拍拍吴邪的脸,爬起来也要给黑瞎子包扎。

“谢了。”吴邪黑瞎子俩人同时开口,只不过黑瞎子是拒绝。竖笛耸耸肩,对他竖了个中指。黑瞎子不明所以,他觉得有时候在队里,竖笛对他是有莫名的敌意的,要说这个敌意,他又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人…

伤口的刺痛抓捏感打断了黑瞎子的想法,想着想着就跑偏了,不知道脑子怎么长的。低头看吴邪的手正用力扣在他的伤口处,剧烈的疼痛让他嘶嘶吸气,连忙抓住吴邪手腕,一摸不要紧,手腕冰凉,顺着手腕摸过去,整个手掌就像泡在冰水里一样,带着潮气的冰。

“你怎么样?手怎么这么凉?还哪儿受伤了?”不知所措让心慌着颤了两下,伸手摸摸吴邪的脸,还好体温正常,他也不管自己的伤势,抓着吴邪两只手包在自己手心里捂。

一边的竖笛黑人他们看得真切,一伙人口哨吹得飘来飘去,一群不怀好意的兵痞。

“休息够了就走吧。”吴邪闭着眼睛不冷不热的打断他们的调侃,也没回答黑瞎子的话,把手抽出来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一起出发。众人拿好东西不紧不慢的往越野车的地方跑去,此时此刻没有所顾忌的事情,速度明显比来的时候慢了好多。

小个儿和鱼雷跑在前面,对着鱼雷叽叽喳喳的叫唤,鱼雷时不时才噎他一句,两位狙击手听的也得趣儿,热火朝天的讨论。

黑人竖笛跟着吴邪的步调往前跑,两个人什么话也没有。黑瞎子到是总逗吴邪笑,左一个队长右一个队长的叫,说的也不是正事儿,无非是什么给自己换牌子,能发自己多少钱什么的,这些话吴邪都听得耳朵起茧子,但是其中有一句让吴邪还挺欣慰的,“队长啊,以后我的钱你就不用给我了!你帮我存着!”

黑瞎子边跑边呲着一口白牙看他,吴邪就冲他点头,“闭会儿嘴行么,你水多是吧。”

黑瞎子抓抓头发,更靠近吴邪,“你怎么知道我喝的快,还特意又给了我一个瓶子。”

“一般第一次出任务都这样,控制不好自己的身体机能。”吴邪上下扫了扫他,敏锐的发现那个军用水壶不见了。

“嘿嘿。”

不一会一行人跑到越野车所停的位置,纷纷上了车,路程不远,而且也快凌晨四点,二话没说大家连夜开车赶回了基地。

吴邪没做多余的休息和总结,直奔cpu的房间,黑瞎子洗了个澡,第一次做任务的兴奋还没过去,兴奋地肌肉和身体鼓胀让他翻来覆去睡不着,可一闭上眼就是他扒开草丛看到躺地上吴邪的情景,不自觉抓了抓被子,长腿一伸探出身子把日记本拿了过来,准备记录下他的初次任务。

吴邪查看了一下钱款,10万美元?多了两万?算了,谁跟钱有仇啊。

“队长,有个事儿…”cpu手指敲了敲电脑屏幕,点开一个视频。其实每次出任务,cpu都会在迷彩服上插个微型摄像头,可是具体位置就连吴邪也不知道。

“说。”

“关于黑狼,他当时失踪的视频。”

吴邪皱眉,示意他播放视频。

视频开头是吴邪的背影,显然还没偷跑过去,看得出来这是安插在左肩的摄像头,紧接着镜头开始晃动,保持一个低水平移动,再出现的就是敌方的屁股,这时黑瞎子已经偷偷迂回过去了。

一切都很正常,吴邪让cpu快进,他只想知道中枪后的黑瞎子是怎么回事儿。Cpu拉了拉进度条,递给吴邪一杯咖啡,两人坐在电脑前目不转睛的看。

电脑里的视频传来声音,是吴邪命令黑瞎子回来的声音,随即砰砰几声枪响,同时屏幕上掠过一个黑乎乎的圆东西,吴邪暂停了两次认出这是他给黑瞎子的那个军用水壶,蹡蹡,证明子弹打在了水壶上,从视频中看出来黑瞎子跑了,往当时吴邪所在地的左方跑去。

“还算他有良心。”吴邪哼一声,抿了口咖啡,cpu瞄一眼,叹了口气。

视频还在继续,不变的镜头,黑瞎子在奔跑,时不时回头看看追军,吴邪搓搓手指按了快进,突然,视频停住了,确切的说是黑瞎子停住了,视线往下一沉,他应该是躲在一个地下洞里,外面窸窸窣窣传来脚步声和叫骂声。

视频黑了,再有画面的时候,那把92F出现在镜头里,利索按上消音器,没耽误着把那两个追军给收拾了,不费力的跳上去,泥土湿乎乎的蹭上了黑瞎子的迷彩服和92F,他原地转了转,吴邪看着视频,晕的嘴里骂他。

一条小水沟,他跑过去弯下身子,只见他把墨镜摘了下来擦洗,水里隐隐约约的映着他的双眼,水纹消失的很慢,看的不真切,但隐隐约约的,很亮,没错,吴邪又看了几遍,确认了,是很亮。

后面又是一段他擦枪的过程。

“就没了?”吴邪把杯子搁进水池里准备要走。

“队长,你最应该看的其实在后面。”cpu的眼镜泛着电脑的冷光,“他很不简单。”

吴邪挑挑眉毛,又坐在了椅子上,继续看视频,不一会儿传出了叫骂和搏斗的声音,透过摄像头能看到是其中一个追兵,只是腰侧受了伤,他一刀扎在黑瞎子的旧伤口上,黑瞎子低吼一声,双手掐着对方脖子咬住了耳朵,不长的指甲用力到掐进脖颈里,瞬间血水顺着脸颊流淌而下,那人的嘶吼声惊破了树林。

扑簌簌。吓坏了熟睡的鸟。

“我操…”吴邪紧盯着屏幕。



评论 ( 3 )
热度 ( 7 )

© 操吴哥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