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吴哥兮

变成上班族了
随便写写
笑纳

【黑邪】自作多情

be! 我劝首页的大家别看

辞灵:

07


“你关心这个做什么?”吴邪反唇相讥,“我承诺过的事情,一定会做到。”


反复的怀疑使吴邪变得更加烦躁,并且再次提醒了对方其实根本不信任他的这个事实。


黑瞎子愣了愣,硬生生忍住甩开手的冲动,最终还是闹到两人一言不发上岸各做各事。


先是带着伤员找到齐羽,对方曾跟吴三省手下的医师学过几手,面对简单的外伤脱臼还是绰绰有余。


草草整理完剩余物资后一行人加紧速度,勉勉强强在天黑之前到了一片地势平缓的树林。


湿沼地带五花八门的虫子危险性最高,但此时此刻也顾不了太多,过度疲劳的队员急需休息,硬撑着就地搭了个棚点火靠在一起,几个体力不好的已经开始迷迷糊糊。


吴邪淋了雨下过水,脱下外套挂在火边烤干。当他从伙计那得知货物丢了四斤左右的消息后,眉头就没松开过。


暂且不说这玩意有没有顺着河流直接漂进澜沧江被巡警发现,光是这缺失的数字……假如没法按时补上,吴三省这老狐狸可就得认栽了。


所有人手头上的食物总和也不够吃上两天饱的,好在滤水片塞在刀柄里备了足够,还能支撑他们再多挨上些时候。


“压缩饼干和罐头就最后这么点,”吴邪平均分到每个人手里,“别没老婆管着就不知道节省了,告罄的时候咱就得扛枪去搞野味——我说齐羽你他妈笑啥呢,别想着偷偷开小灶,蘑菇毒不死你。”


齐羽啧道:“咱没文化,分辨不来啥有毒啥没毒,本科高材生生物咋样,提点提点呗。”


“提点个屁,老子学建筑。”吴邪对着那人已经有结痂迹象的划伤翻了个白眼,“有时间贫嘴没时间给脸消消毒,我那还有消毒绷带,毁容就别在我吴家做事了。”


前者正乐着要去找药品,后头跟着黑瞎子冷不丁来了句:“以后你们接触的每一样植物都要给我过目。”


这时众人才再次注意到队伍里的他。亚洲人长相普遍显小,搁在黑瞎子身上越发明显——也就是这么个小年轻,昨晚还对着他们老大开枪示威。


“我一直忘了给你们介绍,”吴邪语气里的极其平淡,“他是我从苍鹰雇来的技术指导,眼睛畏光,所以一直戴着墨镜,不过夜视能力不错。大家叫瞎子就好……是个值得信任的伙伴。”


几人挑了挑眉,看着他明面上也没表现出什么不满,就跟着给了个台阶下,称兄道弟了几句一切照旧。


当天晚上,吴邪和几个过了水的伙计起了低烧,加上之前手臂脱臼腿上还给划开了好长一道的那位伤口出脓,齐羽左右忙得焦头烂额,天微微发亮的时候才发现是黑瞎子守了半个夜。


他不禁扼腕起这人的精神力,同样是长途跋涉之后,无论疲劳程度还是受寒表现,身体素质显然比吴邪这群人要好上太多。


当然,心理也是。


齐羽从小跟着吴二白,摸爬滚打几十年深谙此行此业的本性如何,雇佣兵个个身经百战果敢老辣,任务中日日夜夜在死亡线边缘挣扎,见过太多死亡的他们大部分早已不受道德伦理的拘束,毫无人性可言。


苍鹰出没于世界各地,国际名声不可小觑,这里面,怎么可能养出需要保护的废物。


吴邪聪明了一辈子,齐羽想,他怎么就不觉得蹊跷呢,黑瞎子那人,会稀罕几百万的佣金出来单干么。并且这一路上处处有所保留,在队伍里充其量就是分担行李的伙计,刻意的隐藏了自己的存在感。


他没有吴邪对那人一般深的感情,所以能下意识给出个直截了当的结论:


黑瞎子有所图谋。


回想远远瞧见两人站在水中手牵着手,虽然表情模糊不清也听不到声音,齐羽仍然有了种全员迟早要完的预感。


他给吴邪把毯子往上掖了些,好歹当儿子养到现在,总要护着对方点,别死了就成。


这头还看着人脸幻想未来呢,吴邪忽然睁开眼,无奈看了好一会出神的齐羽,抓过他手在掌心写起字儿来:


“等会演戏。”


……啥戏???我操你妈写的什么几把玩意???


齐羽还没从伤感中撤出身来,就彻底懵逼了。


趁着窝在毯子里小动作不容易被发现,吴邪眯着眼把路线来来回回扫了几遍,突然瞟见个小红点,一闪一闪的在地图上,离得还挺近。


能和他手上这玩意匹配上信号的,除了自个亲手装的追踪器还能啥。原本他觉着是哪倒霉蛋包上的沾水脱落了掉在附近,多等了会儿才发现那玩意一直在朝他这块移动。


八九不离十是他们到了。


吴邪掐着算好时间,提醒完一直被蒙在鼓里的齐羽便装作仍在昏睡,耳朵却贴在塑料布上留意着队伍的动静。


果不其然。


黑瞎子的视线聚集在树林的不远处,凭着多年训练出近乎本能的第六感,他判断出那后面正有着什么未知的在向他们逼近。


隐隐约约有手电光透过密集的树林,伴随着脚步和喘息声。


是人。


怎么可能来的这么快。


黑瞎子心里咯噔一下。


随即他又放下心来——那小队为首的是个不算高的年轻男人,身边似乎是带着大型犬类。


不是认识的任何一人。


“哟嗬,这是碰上大部队了啊?”胖子扯开了紧扣的袖口,“好小子,走了几天了才见着有人——哥们,有药么,赶着救命。”


队里有人提防心重,这时已经端起抢上膛,毫不客气指着来者:“你们是什么人?”


嘈杂声似乎是惊醒了一向浅眠的吴邪,他睁开眼迷茫了小半会,发干起皮的嘴唇动了动,才挤出一句沙哑的话:“都客气点,把家伙放下。”


如果他当时多分心一点点,如今也不会错过的这么干脆。


黑瞎子就这么看着那个年轻的——男孩。走近之后的脸庞被火光照亮,如果不是娃娃脸的问题,那么应该是高二高三的年纪。


他蹲下身扯住那只德国牧羊犬的项圈,试图安抚下它的狂躁不安,然后朝着吴邪的方向深深望去。


普通人在无表情的状况下很难分辨出眼神究竟有什么不同,苍鹰没有这般学术性的课程,黑瞎子对此自然是一窍不通,全凭感觉。


而对方压根就没想做出掩饰,于是,他从中感受到了一股赤裸裸的欲望……和危机感。


少年开口:“抱歉,我这有人受伤了。”


吴邪搀着齐羽直起身子顺带掐了把再次提醒,从马背上卸下一个小型急救箱转身交给对方:“先把伤员抬到火边来。”


对方共有五人外加一狗,占地面积也不大。把人背到他先前躺着休息的塑料布上安置好,才能仔细检查全身上下的多处撕裂,伤口深可见骨,上面结了层脓水似的玩意让齐羽完全无从下手:“这……几天了?”


“五天,”胖子扫视着队伍,视线不免多在黑瞎子身上停留了几眼,“你就看看兄弟还有命活么,不行咱就给他一个痛快。”


“伤口应该是大型动物造成的,咬合力没有达到传闻中那么恐怖的程度,”吴邪端详了回,“你们遇见了云豹幼崽?还是华南虎?”


齐羽沾着医用酒精擦拭在翻开的皮肉上,他再三确定这药品还在保质期内,伤口处也没泛起正常消毒时会产生的白沫。


“溃烂程度太严重,雨林本来就潮湿闷热,挨了这么些天也算是意志顽强。”齐羽叹了口气,“还是送他走吧。”


少年点点头,让人给对方喂了些水,抬到远一些的地方后,又拿着那让黑瞎子浑身不舒服的眼神盯着吴邪。


而后者表情很是沉重,别过头平复了会情绪,才恢复成往日里那眉眼弯弯的温和模样,冲着对方笑道:“不如我们相互通个底——我是吴邪,这个队的头儿,目的是把手上的玩意送去换人质。”


“黎簇,DM雇佣兵团成员,有个在金三角的小任务需要处理。”少年也笑了,他顿了顿,像在是斟酌:


“既然顺路,吴儿哥,不如我沾点你的光,结个伴如何?”









————————————————————


第一次在黑邪的文里面写了其他cp倾向……感觉超像做坏事但!!!鸭梨真的就是来促进感情戏了除此之外貌似没啥用处【喂】


老吴这丫瞧着特聪明其实一感情用事起来也是个普通人2333333333


终于让胖子小满哥他们出场啦,后面故事慢慢会一步步推向高潮www


顺便不要忘记这是个BE以及十分狗血。


好吧其实是开放性结局。


特别困现在XD还欠着吴哥的校园梗,拖着拖着都要闹分手了(bu)


比心❤❤❤


争取周末再更www










评论
热度 ( 14 )
  1. 操吴哥兮辞灵 转载了此文字
    be! 我劝首页的大家别看

© 操吴哥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