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吴哥兮

变成上班族了
随便写写
笑纳

【黑邪】《唯利是图》-9-

【九】 除了两个狙击手以外,剩下的队友全部撤到了帐篷后面隐蔽着,吴邪背靠着帐篷,时不时探出夜视仪看一眼,砰砰几枪干掉了走在前面的探路兵。

“黑瞎子,听到请回答。”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叫着黑瞎子,那头次啦次啦的电流声让吴邪心寒,脸颊脖子的汗珠一滴滴往下流,而迷彩服里面被束缚的身体,早已把背包浸湿。

突然耳机里传来声音,是cpu,“队长!黑瞎子的定位消失了!”

竖笛看着吴邪,对黑人招招手,黑人示意,准备跑到黑瞎子中弹的地方确认队友是否遇难,却被吴邪一声叫住,“先不管了…”

竖起大拇指指了指身后的敌军,黑人小声说他们大概不超过十五个人,距离不到三百米,吴邪抿了抿嘴唇,点头。

“狙击手目标五个人,之后撤到帐篷后200米处,立即执行。”

“收到。”

一秒也没耽误,鹰眼眼镜蛇纷纷开枪,消音的狙击枪没有给敌军任何准备,瞬间五个敌人应声倒地。而与此同时,吴邪一行人也撤到了距离帐篷二百米处,趴在灌木丛中守株待兔。

眼镜蛇一直等到敌军稍稍放下戒备,走过他们所藏匿的树干时,二人才互相对视一眼,从树上猫一样的跃下,迂回着与队伍汇合。

吴邪拿起望远镜看了一眼,也就不到一百米了,他在上衣口袋里掏了掏,拿出炸弹的定时器交给小个儿,“黑人竖笛和我留下,剩下的跟着小个儿撤回越野车的地方,我们随后就到。”

“好,队长你们小心。”吴邪点点头,回头看着他们隐入丛林中,抬头看看月亮,稀稀疏疏的,看的不真切,食指摩挲两下扳机,对着帐篷前面的敌军砰的一枪爆头,瞬间刚刚安静的丛林又四下炸起枪响火光。

“往后撤!”吴邪三人往后撤着和对方交火,三个人的火力终究没有近十个人的强,子弹擦着手臂,擦着大腿和头皮嗖嗖飞过。睁大眼睛往前跑,凌晨里丛林中的水蒸气裹的吴邪喘不过气,汗珠和露珠交合之后挂在脸上,转身抬手射出子弹,行云流水般的动作被后面的两名队友看的真真切切,可能这就是吸引他们当初加入CMπ,并死心塌地的成为吴邪左膀右臂的魅力。

“跟上。”吴邪头也没转的冲两人吼。

“小个儿!炸!”看到敌军就快要越过帐篷,吴邪对着无线电大喊。

嘭!

爆炸的冲击波震得吴邪一个趔趄,短暂的失聪让吴邪闹子嗡嗡叫个不停,但是心在对他说不能停。三个人马不停往前跑,手臂和大腿的伤口让他步步都像踩在刀尖上。爆炸的余热散去后森林里又恢复了平静,鼻尖充斥的火药味,耳边刮过的风,脚下簌簌的草,耳机里大家的喘息声和电流声,如果不是每个人身上都破烂不堪,就仿佛一场梦。

没一会儿,与小个儿他们一行人汇合,纷纷坐到地上休息,喘着粗气的吴邪连掉进眼睛里的汗水也顾不的擦,掏出手机把提前编辑好的短信发给了法国负责人。等cpu在无线电中发来钱款到账的消息之后,吴邪点了点手机,照例格式化。

“cpu,没法再联系黑瞎子么?”

“我试试。”

“如果联系上告诉他我们的坐标。”

“了解,那你们先原地休息,我看了一下敌军全部被消灭。”

“好,尽快。”

吴邪收了线,往后一仰躺在草地上,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都在发热,手却是冰凉,不由得手指弯曲抓紧了地上的草,草屑透过指缝,湿漉漉的。

吴邪搓着手指头,才慢慢让手热起来,随即呼出几口浊气,“大家,受伤的都包扎一下。”

“队长,”竖笛走过来,坐在吴邪身边,“我给你包扎吧。”

吴邪闭着眼睛没理他,竖笛掏出自己的急救包准备给吴邪消毒缠上纱布。

砰砰!!!

“准备隐蔽!”吴邪立马窜起来端着枪藏身,竖笛拿着包随吴邪躲进了灌木丛,其他人也二话没说,紧张的气氛顿时再次弥漫。吴邪他们此刻所在位置不过距离帐篷两公里处,不过……如果真是敌人放的抢,那必定不会那么远。

那只可能是…吴邪脑中的答案呼之欲出,几声鸟鸣断定了他的猜想。可是,如果真是,那为什么要开枪,难道!

鸟鸣的声音隔几秒钟就响一次,声音由远及近,吴邪知道,要到了。

大家都放松了,黑瞎子跌跌撞撞的跑回来,眼镜腿折了一只,衣服上裹着脏兮兮的泥巴,被吴邪包扎过的伤口也在滴血,纱布早已不管用,只有那把92F还干净锃亮,在斑驳的月光下泛着冷光。

“队长…”黑瞎子冲着吴邪躲避的地方叫了一声,没人理他。

“吴邪…”

“犬牙…?”

“哥…!”黑瞎子看其他队友也不敢开口说话,心里隐隐也有些害怕,走过去拨开挡在吴邪身前的那片草,可那只握着抢的手,骨节却开始泛白了。



--------------------
老吴好帅嘿嘿嗷呜!
看给大黑下的那怂样儿!
可爱死了俩人!

评论
热度 ( 7 )

© 操吴哥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