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吴哥兮

变成上班族了
随便写写
笑纳

【黑邪】《唯利是图》【八】

【八】

“怎么了?”

眼镜蛇无奈又紧绷的声音传来,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字,“蛇...”

众人没说话,站在原地不敢动了,生怕惊动那畜生,丢了眼镜蛇的性命。

“我去。” 黑瞎子拍拍吴邪的肩膀,悄悄踱步过去。虽然丛林很密,但是月光从树缝中间照下来,加上黑瞎子的眼睛比较特殊,正好能让他看清眼镜蛇所在的具体位置。黑瞎子瞅了瞅,发现他背上盘了一条不太大的蛇,但是据黑瞎子所知,这条蛇毒性不小。他二话没说,安静的伸出左手去逗弄蛇头,血水还缓慢的往下流淌,更是吸引了蛇头的注意力,吴邪紧紧盯着他,心都随着蛇头来回摆动。

黑瞎子嘴里还发出咯咯的声响吸引他,突然蛇头一蹿,险些咬到他的手,吴邪差点儿叫出声,随后意识到自己有点儿失态,就坐在了地上。黑瞎子顺势捏住蛇的脖子,然后手上使劲把蛇脖子一下掐断了,从眼镜蛇身上拽了下了。黑瞎子捏着死蛇在眼镜蛇面前晃,笑着调笑他,“你叫眼镜蛇还怕蛇啊哈哈哈。” 他见眼镜蛇不理他,径直走到吴邪面前,他也转身跟上去。

“你...会的不少啊。”吴邪挑挑眉毛看着他,眼睛亮的让黑瞎子忍不住盯着看。

“哦,一直自己瞎跑,总得有点儿生存技能吧。”
眼镜蛇抬头看他,“谢了。”

“没事儿没事儿,举手之劳。”

“现在九点,大家原地休息一会儿,准备往回撤。”大家坐在剩下的火堆旁,聊天喝水吃东西。

黑瞎子吸了吸自己水袋里的水,发现已经没了,再看看大家,都是第一次喝水,他现在明白吴邪当时为什么多给他个军用水壶了。他往吴邪身边凑了凑,讨好的跟吴邪说话。

“队长...你看我这次任务没死,你回去能不能把我着牌子给换了啊?”

吴邪看着他,觉着自己跟哄小孩儿似的,摘下背包掏出酒精和纱布给黑瞎子包扎伤口。

“怎么着,你他妈还跟我讨价还价是不是。”

“您这话说的就不对了,什么叫讨价还价,这在车上明明是你自己说的啊,我没死你就给我换。”

吴邪看他无赖又可怜,嘴上答应着给他换,故意用力在他伤口上按了按,黑瞎子疼的直叫唤,右手还推着吴邪手腕,吴邪笑着摇摇头看他的反应,

“队长,给我看看你的牌子行不行?”黑瞎子把右手在裤子上抹抹就伸手去拿吴邪衣领里的牌子,吴邪倒是没拦着,把纱布打好结就放开了他的胳膊。

在吴邪那块牌子上,一面是他自己狗牙项链的图案,背面是军团的名字和数字。黑瞎子问吴邪那四个数字是什么意思。

“0305?我的生日。”

黑瞎子想了想,“队长,那我的牌子,正面也要个牙,你不是叫我黑狼么,那我就要狼牙,背面...我忘了自己的生日。”

“休息够了吧,全体检查好准备撤。”

吴邪起身拍拍身上的土,头也不回的迈开步子走了,心想我早就给你想好了,还用你在这儿操心。

几个人陆陆续续往回走,突然铃铃的声音四下炸起,一行人迅速隐蔽起来。

“队长,这是我做的铃铛陷阱,上面有微型收音器,能传到大家的耳机上,踩到它的人听不见,距离咱们现在位置有一公里。”竖笛小声对着无线电说。

大家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出,吴邪让大家隐蔽好,示意眼镜蛇和鹰眼上树,小个儿迂回过去侦查情况,剩下的分散开。
黑瞎子在黑暗中视力和听力都上升到了一个顶点,他给吴邪发出讯息:援军,黑头巾,至少30人。

他妈的,黑人不禁啐了一口。

队员们相视一笑,掏出武器,除了黑瞎子,集体对着无线电,“无限可能。”

黑瞎子想,这可能是CMπ的口号,他转头看吴邪,眼神里跳跃的光,像自己身体里的血,开始沸腾,“回去记得给我牌子换图案。”

吴邪没理他,小幅度抬头看了一眼鹰眼和眼镜蛇,又扭头看了看眼前的黑色树林,耳边传来人声和脚步的莎莎声,心中毫无杂念,一触即发。

黑瞎子接过吴邪递过来的G3狙击枪,从夜光仪里看到已经有数十名士兵已经向他们这边搜索过来。

“别让他们靠近,看准头儿再打。”吴邪悄声发出命令,“后边的帐篷里我放了雷,别把我们炸飞了。”吴邪看看黑瞎子。

“明白。”黑瞎子低沉的声音带着颤抖,吴邪知道这是他第一次参加战争,可吴邪不能可怜他,不能宠着他。黑瞎子瞄准好前面的尖兵,端枪的手纹丝不动,一枪把那位士兵的脑袋打碎。随后瞄准后面的家伙,又一枪把他的心口打穿。身边的鹰眼和眼镜蛇也快速干掉四五个。五个人倒下后,剩下的士兵纷纷大叫着躲进了灌木丛和树干后面。吴邪拿起自己的微型望远镜寻找落单的士兵,夜视能力天赋异禀的黑瞎子告诉吴邪落单士兵的位置,几乎是同时,两人说出对方的方位,吴邪抬起92F给了那人漏在外头的屁股一枪。惨叫响彻天空,惊得树上的鸟刷刷的飞起来。

再也没有人探头探脑,都把身体藏的严严实实,可吴邪他们也不是吃素的。

“队长,我迂回过去。”竖笛拍拍吴邪的肩膀和他请示。

“嗯,鸟鸣联络。”吴邪盯着对面的动静,给了竖笛一个从远处接近的手势。

不远处的竖笛举起被消音的手枪,噗噗几声消灭了3个人,剩下的只敢伸出枪杆子一顿扫射。“打死那个戴墨镜的!有赏!”一声大叫惊起。

吴邪按着黑瞎子肩膀把他扑倒,让他隐蔽,尖锐的鸟鸣声响起,吴邪撅起嘴巴回了一声,证明竖笛要回来了。

“你隐蔽好,退到我后面。”吴邪看着黑瞎子,不带半点开玩笑。对方伸着枪管子开始扫射,黑人端起机关枪也毫不示弱,霎时间黑暗的丛林里星火点点,两个狙击手此时此刻也在伏击,冒头的就一枪打死。看来对方所有的兵力都聚集齐了。

黑瞎子看吴邪被对方紧密的子弹扫的抬不起头,眸子一凌,露出一口白牙,笑着看看吴邪又死死盯着对方,悄悄从吴邪身后溜开,匍匐到距离对方几百米的地方,迂回着抬起手枪一个个爆头。对方又乱了阵脚,头目大喊着,“他在哪儿!左后方!”

吴邪回头一看,黑瞎子已经不知去向,只有竖笛趴在自己身边,情况不对!不能叫出声的干着急,眼里却毫不慌乱,在对讲机里发了话,“给你五秒钟,出现在我身边。”

“队长,我看到那人手里拿的货了。”

“回来。”

竖笛听着吴邪的声音,不由得对吴邪敬重又让他无法抵抗,腰部发痒,轻轻颤抖。

“队长,咱们也没和他那么熟,他愿意就让他去呗。”竖笛故意说给对讲机那头的黑瞎子听,伸手拍了拍吴邪手背,吴邪不着痕迹的收回手,闭口不接竖笛的话。

“你还有最后的三秒。”

“……明白。”黑瞎子极不情愿的弯着腰在斑驳的树影中往回移动,吴邪死死盯着他的身影,竖笛仿佛听到了吴邪快速有力的心跳,眼神一暗,抬枪打爆对方士兵的头。

“嗖嘭!”黑瞎子身型一晃,消失在吴邪的视线里,吴邪睁大眼睛一愣,心一下子沉到谷底,大脑空白嗡鸣,他咬着嘴唇让自己保持着清醒,对着对讲机里急躁的呼叫黑瞎子的名字,嘶哑颤抖的声音摩擦着声带,就要冒烟。

“黑瞎子!瞎子!”无线电的那头毫无回应。

“撤,把他们引过来,打帐篷。”吴邪无情的下令,他们知道,队长生气了,认真了。

评论
热度 ( 17 )

© 操吴哥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