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吴哥兮

变成上班族了
随便写写
笑纳

【黑邪】《老师教你说德语》

吴邪最近上课越来越不走心,不管什么课,脑子全是选修课教德文的老师。每次上课都能把课堂气氛调动的很活跃,所以吴邪选课的时候毫不犹豫选了黑瞎子的德文课。


他其实最讨厌学语言,可是不讨厌教语言的老师。


大三了,吴邪的同学们都选了容易给学分的课,并对吴邪上课的积极性抱有疑惑。


第一节课黑瞎子就记住了吴邪,从踏进教室的那一刻,有个男孩子的眼神就没离开过他,不是渴望求识的眼神,而是...黑瞎子心里觉得好笑,估计又是自己的崇拜者,后来点名发现他叫吴邪的时候,心颤了颤。


说实话,吴邪之前在某个社交软件上撩过黑瞎子,试探黑瞎子的意思,可黑瞎子并没把他当回事儿,全当聊骚了。可那天看到这个名字时,他鬼使神差就想到了'莫说莫听'这个id。答到的声线也这么像,不得不让黑瞎子把他放在心上。


那个社交软件上,黑瞎子用的是自己照片,而吴邪用了个铜鱼做头像,在选课系统打开的那天,吴邪一眼就认出了德文课前面的一寸照片是他在网上聊骚的对象。吴邪已经对黑瞎子产生了莫大的兴趣,聊天的过程中不自觉的想靠近,觉得这人就是个谜团,烟雾浓浓已经把自己密不透风的笼罩过去,想要迈步探究他。


每周两节的德文课吴邪比任何时候都认真,比别人认真的做笔记,认真的练口语,其实看看他的笔记本,写的全是德文老师的名字。一笔一画的字体,笔锋凌厉,停顿的地方能看出字体主人的迟疑。


完了。没救了。还没探寻迷雾的中心呢,就先迷路了。


周二上午的德文课吴邪早早就去教室占了座位,不近不远正好是个中间位置。课间的时候黑瞎子说了句收作业本就出去抽烟,吴邪把作业本放在桌子上和同桌说帮着交一下,也起身出去上厕所。同桌看到桌子上的两个一模一样的本子,努力回忆了一下吴邪拿出来的是那本,决定好了之后抄起一本就交上去了。


第二节课黑瞎子选择给大家普及一些德国的电影,练练听力和口语。吴邪这节课没有记笔记的机会,就把桌子收拾好等着下课。


之后吴邪没回宿舍,而是去了图书馆,决定整理一下今天的笔记,顺便巩固巩固知识,可他一翻开笔记本就傻眼了。这明明是上次课老师留的作业,既然这个作业本在这儿,那笔记本吴邪根本不敢往下想,啪的合上书本抓起书包就冲了出去。一路不停歇的跑向黑瞎子的办公室,用力拧了拧门锁,喊了两嗓子,发现已经走人锁了门,他急的满头大汗,脊背上的冷汗却是浸湿了短袖。


妈的。抬脚用力踹向办公室的门,黑色鞋印印在上面。


教师宿舍里黑瞎子正趴在床上批改作业,翻到吴邪作业本的时候,他推了推眼镜,拿起笔准备好好地批改一下,翻开第一页,凌乱却好看的字体映入眼中,黑瞎子想果真和他的人一样。不过,本上的内容完全不是黑瞎子上课留的作业,也不是上课应该抄写的笔记,而是满页的‘黑瞎子’。黑瞎子微微惊讶的坐起身子靠在床头翻看吴邪的笔记本,内容很杂乱。有笔记,有算术题,还有小漫画和应该是Q版的自己。其中大部分还是自己的名字,用各种字体写着,什么喜欢啊,帅气啊,讲课好啊,身材好之类的话。黑瞎子觉得有趣,原来吴邪果真是那个‘莫说莫听’。


黑瞎子伸手把手机拿过来,给吴邪的班长打了个电话,语气表现得很生气,说让吴邪马上过来,不然德文课学分不给,教师宿舍2303室。


一分钟后,正往教室宿舍走的吴邪接到班长的电话,挂了电话之后脸色唰的煞白,他自己心里清楚,是自己的笔记本被发现了。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22905280276589#_0




-----------------------------


妈的cao的真爽


和 @辞里 讨论的停不下来的师生梗!终于撸完了!你妈的在学校一直没时间!可有的人吧,光想着撩我!根本不开车!大垃圾我再也不爱你了!



评论 ( 5 )
热度 ( 45 )

© 操吴哥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