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吴哥兮

变成上班族了
随便写写
笑纳

【副八】真心话大冒险 15 完结

大哭

小冰ice:

电梯: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3补  14


--------------------------------


齐八只是听胖子这么一说,惊得脑中当即就是一声霹雳,跟着便一片空白,面上倏地失了颜色,怔忡不足片刻,被子一掀就下床趿了鞋,一声不吭闷头往门外冲。


这头胖子还一脸乐呵的说着张日山的惨相,哇啦哇啦连比带划的说着些什么流了一地的血啊,什么到处碎啤酒瓶玻璃瓷儿的,什么警察调解啊之类的。活灵活现的像是自己亲眼看到的一样,说得正兴起,突然就瞧见齐八一脸凝重,还不管不顾的要外头跑,心里顿时大惑不解,要紧手一伸把人给拦了下来:


“哎,你干嘛去啊,这大晚上的,一会儿宿管就锁门了。”


齐八被胖子这么添油加醋的一说,头脑发蒙,也是急了眼,登时恨不得插了翅膀直接飞去医院里,一心只想着要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他对张日山的印象还停留在上学期看到的过肩摔那一下,干净利落,身手极好的样子,也听过学校里的一些传闻,似乎还是得过奖的水平,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会伤到严重的进了医院?


这种想要立即见到人的感觉便越发迫切的厉害,灼得他心里发慌。


他无暇再去考虑更多,单纯的急切的想要出去,连自己还在躲着人的事儿都不在意了,这会儿被胖子一拉,倒是理智勉强回了几分,压着心中焦躁回头问他:


“他们去了哪家医院?怎么会打起来的?”


胖子被他一脸凝重的神色吓到了,敛了一脸的嬉闹,抓抓头想了想,含含糊糊的说好像是附属医院,他只知道张日山和人打架被送去了医院,听人说闹得警察都来了,可到底什么事儿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说着说着,渐渐现了一脸的震惊,看着齐八问道,你不会是要去找他吧。


齐八面上净是掩饰不去的焦躁,堪堪稳了心绪听胖子说事儿,这一问之下便反射性的就点点头。


“你去干什么?这事儿跟你又没关系。再说了,这警察要是真来了,学校指不定给张日山那小子吃什么处罚呢,你现在去不是赶趟吗?”


齐八绷着唇不吭声,突然一把甩了胖子捉着他的手,转身冲了出去。


 


大学附属医院在宿舍区另一侧,平时骑车过去也要花个十多分钟,小道两边的街灯破旧昏暗,映着青光惨淡的月色,彻骨寒风飕飕的吹得人心里发慌。


齐八一路跑着过去,不过单衣裹着件羽绒服,在南方的冬夜里硬是憋出了一身热汗。


医院里空荡荡,只剩几个窗口处值班的医生。


他常年缺乏锻炼,这一路跑过来,心脏突突跳得胸口生疼,手脚软的快连推开玻璃门的力气都没了。四周看了眼便直奔服务前台,急促的脚步声响在空旷的大厅里带起阵阵回声。


前台小护士还在刷着微博,听到脚步声抬头去看,猛地见了个面色煞白的,还以为他是病人,赶紧放了手机出来扶人。


齐八摆摆手半趴着靠在前台,气还没喘匀,只能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问小护士有没有个叫张日山来医院里。


小护士哪里知道,操着公式化的口气,说这里是前台,只负责咨询和分流挂科的。


齐八脸色白的更是厉害,他刚才跑了好一会儿,现在一歇下来,不光脚软无力,胸口更是咚咚的闷响,匆匆咽了咽才嗡着声又去问小护士,说刚才是不是有人打架进医院的,在哪里?


这个点来医院的人不多,小护士明显还记得,她朝着身后指了指,说你去那边住院区问问,刚来是有个打架受伤的,还是担架抬进来的,好像挺严重的。


齐八一听慌了神,急急忙忙对着小护士道声谢,又匆匆往住院区跑。


住院区的护士在电脑上找了一阵,告诉齐八找不到张日山这个人,又说可能是还没办理住院手续,见齐八一脸焦急的神色,就指着齐八身后一间病房,说是有个人刚才打架住院了,就住的这间,你要不去看看是不是你朋友。


 


他怕扰了人,小心的推了半扇门,探头进去试探似的喊了一声张日山,里头隐约一阵被子翻卷,然后有人应了他一句:


“……齐八?”


齐八几乎是奔过去的,扑在张日山床前。


张日山躺在靠窗一边的床上,被子盖得严严实实,只露了个脑袋露在外头,看向齐八的眼神里有些不自然。


齐八见他躺着一动不动,本就焦急万分,这下更是彻底慌了神:


“平时给你能的,关键时候怎么掉链子呢,你伤哪儿了?严不严重?哎,你笑什么,傻了不成,说话啊。”


病房里没开灯,张日山侧着头看他,窗外月色照在他泛着若隐若现笑意的面上:


“你担心我?”


“狗才担心你!”


齐八愤愤偏过头,面上羞赧掩在夜色里,暗骂自己沉不住气。


张日山忍着笑,轻轻唤了他一声,见人拗着脾气不说话,被子底下的手便悄默默的伸了半截出来勾住人手指,安抚一般,说:“我没事。”


那骨节分明的手不过轻轻触碰,竟奇迹般的抚平了他心头焦躁,齐八顺着手上传来的些微的力道往床边动了动,看似装得镇定,面上却是火辣辣烫得越发厉害。


张日山眉梢微弯,映着皎洁月色的眸子里藏着狡黠,勾着人的手挠了几下,开口循序渐进的诱哄:“齐八我们不闹别扭了好不好?”


齐八心神还乱着,又被人握着手,臊红了脸盯着地板连头都不敢太,顺着张日山的话便无意识的点点头,嗯了一声。


“那……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嗯……”


齐八被他带着点了头才反应过来觉得不对劲,羞得猛地抽了手,张日山没有防备,被带着差点滚下床,一抬头看到齐八,又立刻眉开眼笑,带着桃花相的脸衬着月光越发神采飞扬。


齐八红了脸看他,半晌回过神来,刚想反驳点什么,却突然皱了眉头:“……你怎么穿着衣服睡床上?”说罢便疑惑的去掀张日山身上的被子。


张日山要紧拢住了被子,勉强避过他的手,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再开口时带了点委屈的意味,像是撒娇一般:


“你别乱动,我伤在身上,一动就疼得厉害。”


齐八信以为真,连连点头,说我不动我不动,你好好休息,看了看张日山的模样又心疼起来,蹙着眉头问他,伤得严不严重啊,哪里疼啊,都配了什么药啊。


张日山眨着眼,手又不安分的黏了上去,声音倒是到平缓,一样一样慢慢回他。


 


突然头顶上白炽灯乍亮,跟着便是一声语带讥诮的嚷嚷:


“张日山我去你MMP的,装什么装,劳资还在这里呢!那个谁,你自己好好看看,这小子就是破了点皮而已,擦药水都嫌浪费,你心疼个屁!”旁边那床的青年狠狠地瞪着张日山,满脸暴躁神情。


齐八被刺得眯了眼,一时没反应过来,到是张日山迅速,也不装了,一把掀了被子爬起来,作势就要跟邻床那个再打一架。


齐八起初还带了点诧异,后来看张日山真是一点事儿都没有的样子,心头一松,一屁股坐在床上。


张日山那头拽着人衣领,心虚的对着人装腔作势,一边还偷偷的去瞄着齐八。


在些许令人胆战心惊的沉默之后,齐八忽然失声笑了出来,笑得张日山顿时手足无措起来,丢下还在骂骂咧咧的青年,捉着齐八搂也不是抱也不是,最后一咬牙,扯着人搂进怀里,下巴抵在人头顶,小心翼翼的说着对不起。


这是张日山第一次这么光明正大的抱他,齐八也不挣脱,伸手环着人,乖乖的伏在他胸前,温热的呼吸隔着几层布料都像是能熨烫进他胸口,美好的不真实。


齐八贴着他,笑着蹭了蹭,口气里满是不正经:


“爷才不原谅你,等着做牛做马吧。”


end




-----------------------------------------------


补充:


1.邻床那个是陈皮


2.陈皮和副官打架


3.陈皮是不小心受伤的,而且只有他


4.副官是听到八爷声音脑子抽了才躲在床上的


5.会有番外

评论
热度 ( 90 )

© 操吴哥兮 | Powered by LOFTER